1

拯救家园

马德里—如果房子地基出现裂缝而不加修补,裂缝就会不断扩大,最终破坏房屋结构,使其无法居住。此时,住户就必须搬到别的房子里。但世界人口不可能搬到别处去。房子尽管很贵,仍然是可换的;但地球不行。

多年前我们就知道,气候变化就是地球这幢房子地基上的裂缝。国际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自1988年以来就在研究这一现象。二十二年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诞生;如今,195个国家同意通过限制全球升温幅度在2℃内以防止危险的全球变暖。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我们仍走在危险的老路上。IPCC计算,到本世纪末,气温可能大幅上升3.7至4.8℃。裂缝正在扩大,而一些世界居民——特别是最脆弱群体——已在目睹水淹家园。谁应该对此负责,谁应该为停止变暖买单?

这些问题从一开始就主导了气候变化的国际讨论和争议。区分肇事和补救责任是很重要的,UNFCCC主条款承认各国共同但差异化的责任和各自的能力。社会学家克劳斯·奥菲(Claus Offe)最近指出,认清伤害责任是一回事,确定谁能够或应该为解决问题负责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没完没了地追究责任的真正元凶(不管是肇事责任还是补救责任)并不是气候变化领域独有的现象。比如,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民族国家的公民可能会困惑(许多人确实如此),为何半个地球之外的金融危机会让他们国家的银行突然间倒闭。

在欧洲,二战结束后各国就团结在一起,牺牲了一些宝贵的主权以构建更加稳定的整体,但共同货币的步履维艰给欧洲人民——和他们的选票——注入了恐慌。在从政府到治理的转变中,我们建立了一系列行动方——有公共的,也有私人的,有地方的、国家的,也有超国家的——以解决社会和经济问题。但在复杂且不断变化的机构环境中,我们通常无法知道谁在掌控。

这一问题在共同全球问题上最为突出,比如气候变化。简言之,必须改革全球秩序,适应印度和中国等国家的经济崛起。最近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签署协议成立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就是渴望变化的清晰信号。

但即使在这一环境下,对全球经济的机构结构进行彻底改造可能性仍然很低。在此期间,创新是关键。最佳方案必须以当前结构的最强环节为基础。

自上而下的治理方针是有效的,一些温室气体历史排放大国愿意接受补救责任。比如,欧盟重申了其对UNFCCC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包含约束性减排目标的国际气候变化条约)的承诺。但最近的UNFCCC峰会暴露出这一方针的局限性。

因此,在全世界准备UNFCCC 2015年巴黎峰会以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准备在今年9月��纽约召开的高规格峰会之际,考察和建议自下而上的创新性方案是大有裨益的。比如,中国实施了覆盖2.5亿人的七项试验性排放交易机制,是全球第二大规模的方案(仅次于欧盟)。在乌干达,坎帕拉市正在着手采用太阳能路灯。图瓦卢等许多内陆小国也树立了重要的榜样,r突飞猛进地追求碳中立(carbon-neutrality)目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UNFCCC的最紧迫任务之一是确保发展中国家扩大减排和改造规模的融资,从而动员历史排放国的能力和意愿刺激进一步创新。全球科学家正在致力于解决方案;事实上,唯有科学能帮助我们有效推进,正如科学让世界大部分地区生活追平提高到生存水平之上。在这个临界点上,当给我们带来如此繁荣的化石燃料开始导致我们走向毁灭时,也只有科技创新能把我们带上更好的道路。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只有创造力、创新、责任和政治意愿能让我们拯救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需要睁开眼睛,发现地基上的裂缝,直面修补裂缝的责任。2015年第一季度,各国政府应该宣布各自计划为这一责任做出什么贡献,以提振信心,加快通往巴黎的进程。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着眼于潜在创新,投资于所有有潜力的研发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