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pes5_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_solar panels africa 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对非洲来说,绿化不是奢侈品

开普敦—今年早些时候,热带气旋伊戴(Idai)席卷了南部非洲,导致数百人丧生,数千人受伤,更多人流离失所。在莫桑比克,高达一半的年收成和重要基础设施被毁。总共有超过三百万非洲人受到影响。这些惊心动魄的情况提醒人们不要忘了非洲面对气候变化影响的加剧不堪一击。

气旋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随着气候变化的进展,它们变得越来越常见:平均而言,印度洋每个气旋季会产生三个气旋;但这个气旋季发生了七次。其他天气事件亦然。在津巴布韦,超过两百万人因为气候变化导致的干旱而面临着极度水短缺。

但尽管非洲面临着气候变化的新挑战,它仍有重大机会扩张经济,减少仍是普遍现象的贫困。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非洲国家的GDP之和将从2019年的2.45万亿美元增加到2024年的3.46万亿美元

非洲能够保证这一经济进步,而不引起进一步的气候变化吗?答案就在绿色新政——一套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全面战略,类似于美国某些民主党政客所支持的方案。该计划的支柱之一是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的部署。

美国绿色新政将聚焦于抛弃化石燃料,其基础设施已经就为,而非洲的战略是从零开始落实能源(以及能源基础设施)。在全世界所有缺电人口中,有大约60%生活在非洲。

但在2018年,非洲只获得了不到15%的全球能源投资。并且这些有限的资金中,很大一部分依旧流向了过时的技术。2014—2016年间,近60%的非洲能源公共投资流向了化石燃料——即平均每年117亿美元。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这一方针不仅对环境不负责任;也毫无经济意义。全球而言,可再生能源已经取得了对化石燃料的竞争优势,而如今,气候大动作更是能够带来重大经济收益——2030年全球总规模可达26万亿美元。因此,欧洲投资银行——非洲能源投资的老牌来源——应该批准一项已有方案,到2020年年底中止所有依赖化石燃料的能源项目贷款。

至于非洲人民,他们已经开始推动而可持续发展。2013年出台的非盟2063日程,为此后半个世纪的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成立于2015年的非洲可再生能源计划(AREI),聚焦于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同时扩大总体能源普及度。

在非洲,太阳能迷你电网为整个大洲的社区输送廉价可再生能源,价格日益具有竞争力(相对于可比规模的柴油发电电网)。太阳能家庭系统和情节烹饪方案(使用更清洁、更现代的设备和燃料)也在普及高性价比清洁能源。在东非,装了太阳能系统的家庭在使用的前四年可以节约大约750美元的煤油费用和大约1.3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绿色新政必须要做到一点,即要让这些创新规模化,这需要风能和太阳能发电——不管是在网还是网下——的公共和私人投资协作,以及对清洁烹饪部署方案的支持。这应该纳入到培养绿色工业化和企业家精神的更加广泛的政策中。

已有大量资金可以提供。今年早些时候,世界银行宣布计划在2021—2025年间为非洲提供225美元用于气候适应和移民。非洲开发银行最近向一家可再生能源股权基金投资 2 500万美元,计划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增加533百万瓦装机容量。这项由公共资金发起的投资预计能够从私人投资者手中再动员6 000—7 500万美元。

但是,如果一国想要得到私人投资,就必须有强大的能源规划和有效的监管机制,这对于正常运转的清洁能源市场以及项目渠道的出现至关重要。因此,非洲国家必须将气候行动整合到经济和发展的全面规划中。

在这方面,一个由非洲国家组成的联盟,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和新气候经济计划的支持下,正致力于促进有意义的协作,促使整个非洲走上更加包容、更加可持续的增长道路。与国家财政和计划部长、相关开发融资机构,以及私人部门的合作将支持这一进程。

克服气候变化给非洲造成的严峻挑战取决于集体聚焦和清晰度时刻。下个月的联合国秘书长气候峰会应该便是这类时刻之一,各国将承诺提高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的减排目标,从而在本世纪中叶实现近零排放。

非洲国家是非常脆弱的,因此它们有很强的激励制定高标准,施压其他国家提高自己的贡献。唯有采取全球协调行动,我们才有希望规避气候灾难。

https://prosyn.org/bpfFjE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