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希腊的其他赤字

奥克兰——过去十年来,外界十分关注希腊的公共财政状况。当该国11月按照与债权人的最新协定首次面对改革进展状况审核时(这是获得新注入救助资金的必要条件)——其预算赤字问题再次被放到显微镜下。

但关注另一类赤字对希腊民众有利——虽然其公众监督远不及财政,但却完全可能造成同样严重的经济后果。像其他地中海国家(其实还有整个世界一样),希腊不仅背负着财政赤字;生态赤字的情况也同样堪忧。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我们的分析显示,地中海国家目前所用的生态资源和服务比生态系统能够再生的高2.5倍以上。以希腊为例,总共需要三个希腊的生态资源和服务才能满足国内民众对粮食、纤维、木材、住房、城市基础设施和碳回收的需求。仅雅典一地对自然资源的需求量就超过全国生态系统供应能力的22%。而且在多年衰退导致对希腊自然资源压力减轻后,随着GDP的逐渐改善需求开始显露出回升的势头。

为实现持久经济发展,GDP增长和对环境过度使用之间的联系必须打破。生态赤字可以危害能源资源并威胁粮食安全,造成直接的社会和经济后果。如果希腊等国想确保未来几十年国内民众的健康和繁荣,他们就必须想法设法防止当前经济活动进一步加剧本已不可持续的环境债务。

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明智地管理价值连城的生态系统。地中海地区特有的、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资源本是其最大的财富——每年都会吸引超过2亿游客涌向上述地区,为地区经济输送营养。过度使用资源、甚至���能认真对其进行管理都不可避免地会对地区经济实力造成损伤。

当然,如果能支付必要的进口费用,生态赤字国往往可以通过全球贸易弥补部分差额。但正如希腊近来已经了解的那样,外部自然资源依赖国可能在商品价格上涨或自身支付能力下降时出现经济震荡。根据我们的计算,商品价格只上涨10%就会对希腊贸易平衡造成76亿美元的冲击——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3%左右。

无论如何,依赖全球贸易都不是彻底的解决之道。有些生态系统服务——包括清洁的空气和水、缓解洪水或干旱等极端气候事件和自然的消遣性用途——根本就无法进口。

更重要的是,如果一个国家进口自然资源,那么必须有其他国家出口。而且就像政府不能无限制地背负财政赤字一样,国家也不能在不耗尽自然资本——进而削弱其经济实力的情况下每年持续积累生态不平衡。

幸运的是,希腊等国有能力采取行动。城市的改造机会尤其诱人,特别是在交通及住房等领域。例如雅典是政策改革的显著目标。雅典居民的人均生态足迹高于全国(也高于巴塞罗那、伊兹密尔、巴勒莫和瓦伦西亚等其他地中海城市居民)。交通是造成上述差距的主要因素,这意味着倾向公共交通或步行的政策干预可以降低雅典的生态赤字。

希腊应考虑采取行动的还有粮食领域。世界著名的地中海饮食——大量食用蔬菜、水果和橄榄油——不仅有利健康;而且能对环境起到保护作用。随着地中海地区肉类和加工食品消费量上升,重新关注地区饮食传统有助于减轻自然资源负担——并促进民众健康。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希腊政府致力于恢复因财政灾难而陷于停滞的经济和改善民众福祉的同时,它所选定的通往长期繁荣之路绝不能导致环境进一步恶化。希腊不能解决一种赤字危机,而以另一种赤字危机为代价。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