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oughby2_WILLIAM WESTAFP via Getty Images_farms WILLIAM WEST/AFP via Getty Images

粮食系统革命即将到来

伦敦——农业部门正在遭到破坏。在世界各地,畜牧业农户正在离开土地,决策者正在聚焦工业肉类生产所带来的有害环境和社会影响,而消费者则正在从肉类转向更健康、更可持续的替代品。随着农业部门走近十字路口,政府行业和民间组织的决策者需要开始做好准备,并吸取其他行业重大转型的教训。

做好准备需要认真盘点农民、工人和消费者的需求。随着农民年龄变得越来越大并离开土地从事其他行业或退休,农业部门——而且不仅限于相对富裕的工业化国家——正竭尽全力吸引新的进入者。欧洲每四位农场管理者中仅有一位为40岁以下,其他 三位都在65岁以上;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到亚洲、拉美和加勒比海,生活在农村地区的老年人数量在不断上升而年轻人数量则呈下降之势。

与此同时,农场规模正变得越来越大,从而不断挤压小型农场的经营活动。由于农业经济颇具挑战性加之少数大型农业企业力量强大,农场正在以规模经济和效率的名义进行整合。因此,从2005~2020年间,欧盟失去了1/3以上的农场和40%的牧场。因此,决策者需要思考是否及以何种方式保护家庭农场,以及如何规避违反动物福利、工作条件恶劣以及疾病等工业畜牧业所固有的风险因素。

决策者也开始意识到,有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工业化肉类生产会损害环境。虽然农业占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近1/3,但贡献近15%排放量的仅畜牧(尤其是养牛)业一项。此外,畜牧业还是造成森林砍伐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因素。森林被夷为平地不仅是为腾出土地用于放牧,而且,也为种植饲养这些动物所需的额外作物。仅牛肉生产就占据约60%的农业用地,尽管它在全球卡路里总消耗量中占比还不到2%

在西班牙,工业化农场污染已随处可见,以至于猪粪已经污染了该国近1/4的地表和地下水。难怪监管机构正在紧急寻求解决畜牧污染问题的途径,并在生产更多产品的同时缩减用地量。鉴于传染病通过工业化畜牧业生产从动物传染给人类(即人畜共患病)的风险越来越大,强化监管的动力也呈现同样的趋势。

尽管畜牧业和农业传统上被排除在多数减排计划之外,但丹麦荷兰新西兰决策者已经在努力弥补这一漏洞,而且,其他许多国家决策者也将很快效仿。现在的问题不是会否强化针对畜牧业的监管,而是强化监管将采取何种形式和框架。农户和公司均应做好准备适应现在不可避免的变化。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最后,消费者也正逐步减少肉类和乳制品的消费量。过去10年来,英国和德国人均肉类消费分别出现了近17%11%的下降。尽管上述下降趋势近来有所放缓,但替代性蛋白质的摄入仍在增长——这种食物来源所产生的负面环境和动物福利效应相比传统肉类产品微乎其微。欧盟植物肉和牛奶的销量已呈全面增长之势,在泰国南非等国家也同样如此。如果这些产品达到与肉类同等的口味和价格,则消费者对其摄入量可能出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公共政策同样可以发挥作用。由于畜牧业所固有的低利润率和高负债,许多国家往往对其给予大量补贴。随着销售金额的下降,收入的下降可能会对农民和其他与工业肉类生产体系相关的劳动者福利产生重大的影响。

鉴于上述相互作用的趋势错综复杂,决策者和企业领导人现在要开始抢先一步。其他已开始脱碳行业——特别是能源行业——的经验表明,有计划、有指导的过渡总比缺乏管理的临时过程有优势。

只要看看荷兰新西兰去年曾爆发的农民抗议活动,就可以看到,如果工人和社区感觉被忽视,就会如何突然打乱气候政策。遗憾的是,在如何以最佳方式整合政策和企业行动,以减少粮食系统排放并保护生计方面,我们的了解仍然是有限的。由于抵制变革并不是一种选择,决策者和企业领导人最好开始考虑在未来几年内将如何进行变革管理。

https://prosyn.org/DR5KsTQ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