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rell7_plus49Construction PhotographyAvalonGetty Images_wind farm plus49/Construction Photography/Avalon/Getty Images

欧洲必须成为全球气候大国

布鲁塞尔—界正热切注视着新冠疫苗的推广,并期待在长达一年的封锁期后能够回归正常。但气候变化这项正在威胁人类的迫在眉睫的危机却永远无法依靠疫苗来解决。

如果我们无法解决气候紧急状况,加州森林大火和孟加拉国毁灭性洪水的末世图景就预示着我们未来的结局。如果不采取激烈行动,上述灾难将会以前所未有的破坏力度更频繁地发生。此外,气候变化是我们所面临的最艰巨的地缘政治挑战之一。作为加剧冲突的因素,它助长了社会政治不稳定、造成了移民压力、恶化了全球不平等,并且威胁了人权与和平,在那些脆弱国家尤其如此。

气候学家已明确表示,为将全球平均温度升高控制在高于前工业化水平1.5℃以内——这也是巴黎协议所设定的目标——全世界排放的二氧化碳就只能控制在5,800亿吨。我们永远不能逾越上述碳预算额度。但按照目前每年大约370亿吨的全球排放速度,上述额度截止2035年就会被我们耗尽。因此,我们必须立即着手脱碳进程。因为全球温度已经提升了1.1℃,而许多地区则出现了比这高得多的温度上升,因此,下一个10年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最后的机会。

数十年来,欧盟一直是这个问题上的全球领导者,而它即使在2019年新冠危机期间也从未放弃过自己的野心。除其它方面外,欧盟已经发起了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弗朗斯·蒂默曼斯所谓“全世界最绿色的刺激计划。”通过欧洲绿色协议,我们还将其2030年减排目标提高到55%,并且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为支持这项工作,各成员国已同意推动欧洲投资银行向欧盟气候银行过渡。正如2021~2025年气候银行路线图所表明的那样,欧洲投资银行(EIB)集团旨在于2021到2030年间筹集1万亿欧元(合1.2万亿美元)用于气候行动和环境可持续发展投资。欧洲投资银行是全世界首家多边发展银行,其经营活动完全符合巴黎协议的规则。

但要想真正发挥作用,欧洲必须以积极的外交政策来对上述内部努力进行补充。因为欧盟仅占全球排放总量的不到8%,我们在气候领域所付出的努力不能仅以我们的大陆为限度。如果我们坐视中国或其他国家出资新建燃煤或燃气电厂来满足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那么我们限制全球变暖的希望将在实际上化为乌有。我们必须说服全球合作伙伴接受我们的雄心壮志,并且我们必须推动——或者帮助——他们采取必要的行动。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为此,欧洲必须将其自身经济和外交重心转移到支持气候事业,成为气候外交的全球大国。我们必须结合气候努力和现实政治,认识到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之间的联系是无可辩驳的。只有通过创新,我们才能确保欧洲未来在应对境内外气候挑战时具有竞争力。而且只有通过创新和绿色投资,我们才能提升非洲和其他地区的经济弹性。

欧洲拥有改变全局所需的工具。作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市场和贸易集团,欧洲有能力为进口商品和服务制定标准和规则。我们已经与世界各国及地区拥有了广泛的贸易协议和战略伙伴关系;而且,齐心合力,欧盟及其成员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发展援助和人道主义援助捐赠国。最后,通过欧洲投资银行,欧盟可以指挥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多边放贷机构。

我们急需欧洲投资银行强大的火力。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要想实现2030年气候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就需要弥合每年约2.5万亿美元的投资鸿沟。在任何地方我们都不能仅仅依靠公共部门,在欠发达地区就更是这样。身为公共融资机构和绿色债券先驱,欧洲投资银行在将私人融资引向全球可持续投资项目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还可以确保(通过其银行和工程领域的专业知识)所有项目都具有经济意义。

要想充分造成全球影响,欧盟必须大力动用所有可支配的制度。例如,目前为应对在临近区域因新冠病毒造成社会和经济损失所进行的一切欧盟努力都必须在设计和实施期间考虑到更广泛的气候议程。

此外,其他发展银行应当效仿欧洲投资银行的榜样,调整经营活动以使之合乎巴黎气候协议目标,从而锁定低碳、能适应气候变化的发展道路(或者至少避免破坏绿色过渡)。

今年11月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将在提升全球雄心领域发挥关键的划时代作用。不同于以往的气候变化大会,此次大会将减少探讨新的多边规则,而是确保尽可能多的国家——尤其是排放大国——进一步强化其承诺。下周,欧盟外长将探讨如何确定基调以确保格拉斯哥会议取得成功,以及如何制定我们的气候和能源外交政策以提升欧洲绿色协议的对外作用。

加快推进气候行动和管理能源转型必须是欧盟外交政策、以及我们与全球各地伙伴合作的核心内容。在这方面,我们对美国总统乔·拜登任职第1天即宣布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的决策表示欢迎。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将确定未来数十年的发展方向。我们打算让2021年成为决定性的一年,欧洲将在这一年全力以赴地在外交和财政领域支持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所说的那样,“这是决定我们时代的事务。”

https://prosyn.org/wptwdN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