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特朗普冲击的后果

华盛顿—美国总统大选将在11月8日举行,欧洲也即将迎来一系列选举和其他政治决定,现在问一个问题正逢其时:全球经济是否好到能够抵挡新的重大消极冲击。不幸的是,答案是全球增长和就业看上去不堪一击。重大“惊吓”——如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可能导致股市崩盘、世界陷入衰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半年一度的经济展望总是能带来很多洞见。该报告以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详细数据为基础。而由于最新版发布于10月初,因此它特别重要。(我曾担任过IMF首席经济学家并负责预测程序,但已与2008年8月离职。)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IMF《世界经济展望》图表1.1概括了主要论点:今年全球GDP增长基线预测为3.1%,2017年为3.4%。较4月份的预测有所调低,并且美国、欧元区,当然还有英国(忙于应对即将到来的英国退欧——可能造成极大痛苦的脱离欧盟的一大步——的后果)都出现了疲软信号。

笼罩在全球上空的最显而易见的乌云是欧洲。英国问题固然不利,但更生层次的问题仍然在欧元区本身(英国从未采用欧元)。西班牙标题增长数字令人略感鼓舞,继续反弹。但意大利——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每年增长率不到1%——持续低迷则是一个严重问题。

加剧这些宏观经济问题的是欧元区银行继续承压。这些银行从未从早前的损失中彻底恢复,它们的股本水平相对国际竞争对手(如美资银行)仍相对薄弱,也低于投资者所认定的合理水平。

更大的问题仍然是不确定如果银行损失可能导致破产,谁将是受害者。这些银行显然太大而不能倒——没有哪个思维正常的欧洲政府会允许银行债务违约。但也不存在关于如何在各国分担银行损失的协定。从总体看,欧元区有足够的财政实力支持其银行。但不幸的是,这仍然是一个各国各自做出的决定——重组欧洲银行的集体机制仍然只是局部性质,并且远远不够强大。

加剧这些困境的是,中等收入新兴市场增长不够强劲。这些国家增长放缓体现在预计进口的下降和预期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这将对出口原材料和能源资源的国家带来负面影响。随便举个例子,尼日利亚经济预计今年将收缩1.7%。

据IMF报道,2015年美国增长为2.6%,预计今年将下滑至1.6%,2017年略有反弹,为2.2%。自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经历了长期稳步复苏,但这场崩盘的影响仍然没有退去。

特朗普承诺立即将美国增长提高到4—5%,但这纯粹是痴人说梦。更有可能的是他的反贸易政策将导致大幅减速,一如英国现在正在经历的。

事实上,特朗普胜选对美国的影响还会更加糟糕。英国首相梅政府希望对欧盟移民关闭英国边境,但仍想和世界贸易。另一方面,特朗普决定通过各种政策打击进口,并且这些政策都在总统权力范围内。他不需要国会批准就能让美国经济坠下悬崖。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使在最好的时代,美国决策者也常常不能充分考虑他们的动作对世界其他国家造成的影响。特朗普的贸易拉动的衰退将把欧洲拖回全面衰退,而这又有可能引发严重的银行危机。如果这一风险得不到遏制——并且欧洲银行大溃败的可能性已然十分高——将产生更进一步的下跌螺旋。无论如何,对新兴市场和所有低收入国家的影响都���十分巨大。

目前,股市投资者将特朗普成为总统视为概率相对较低事件。但是,尽管坏政策的确切后果永远难以预测,但如果投资者算错、特朗普胜出,我们大可期待大部分股票预期未来收益大跌——并且整体市场可能出现大崩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