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sen1_spencer platt_getty images)_ big oil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错误的气候方案让谁得益?

蒙得维的亚—在最近的特别报告中,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IPCC)指出,解决气候变化需要我们从根本上改变森林和农地的管理方式。数据是新的,但基本结论不变:十多年来,科学家、环保人士和公民社会组织一直在发出警告,我们的常用——也会极不公平的——生产和消费模式是气候变化的根源。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必须发生系统改变。

世界——特别是发达国家——建造了一个注重资本积累的经济系统,公司利润的地位超脱于人类福祉和环境,这造成了根深蒂固的不公,谁作恶谁能得到好处。这一过程已经发生了几个世纪,但在最近几十年中愈演愈烈,一小撮人攫取了越来越大的总财富和政治影响力比重。如今,区区100家公司产生了71% 的温室气体排放。最富有的10%的人排放了 大约50%的温室气体,而最贫穷人的50%的人只排放了10%。

政治领导人不愿意站出来阻止破坏地球的人,而是诉诸科技方案,包括有望将已排放碳吸出大气的地质工程方法。甚至IPCC在其保持全球气温不高于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的模型方法中,也包括了这些假设。

但地质工程技术未经检验,是不安全也不现实的。以带碳捕捉和储存的生物能源(BECCS)为例,它是“净负”排放的主要建议方案。BECCS包括种植作为生物量的某些庄稼,燃烧植物材料产生能源,捕捉燃烧过程中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把它们储存在地下。

这看起来令人憧憬,直到你意识到,种植必要规模的生物量需要大约三十亿公顷的土地——是当前地球开垦土地的两倍。因此,一切落实BECCS的尝试都会导致南半球热带大量森林采伐和土壤破坏——大部分速生生物量都产自这些地区。土地掠夺几乎是必然的。此外,随着农地转用于生产生物量,粮食价格将上涨,恶化饥饿和营养不良。而关键性生态系统的破坏将消灭本地社区和土著的生计。

炒作BECCS和其他误导性憧憬——如减少森林采伐和毁林的排放(REDD+)计划和碳交易机制——是富裕国家、公司和精英的权宜之计,因为科技的画皮让它们从它们所制造的气候危机中持续捞钱。但是,这会转移对真正的当务之急的关注,从而让危机深化,给责任最小的群体造成畸高的影响。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thegreenrecovery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Green Recovery special-edition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造成气候危机的群体应该承担起解决气候危机的责任。在这方面,发达国家政府必须以身作则,从源头上大幅减少排放,在能源、交通、粮食和经济系统方面实现全面转变。

重要举措包括停止投资化石燃料;改变我们的能源系统转向社区和公共可再生能源系统;放弃工业农业和采伐;社区生物多样性和水资源管理;改变城市生活以支持可持续性等。新自由主义贸易和投资协定将商业利益置于环境可持续性和人权之上,必须予以纠正从而为这些方案让步。

与此同时,发达国家政府必须提供大规模公共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所急需的转型。要取得成功,转型必须公平,并确保工人、农民、妇女、移民和土著的权利。在这方面,公共和社区所有权至关重要。

全球南方的社会运动已经为这一方针提供了榜样。比如,农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由农民、小自耕农、农业农人、农村妇女和青年、土著居民和其他群体组成的国际运动)表明,小农农业和生态农业能够让地球降温,养活居民,滋养土壤,支撑森林,保护种子多样性,保护流域。

此外,社区森林管理有助于捍卫森林,保护依靠森林过活的群体,以及保持生物多样性。(目前,全世界森林中只有8%归社区所有。)

如果能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和正确的政策,我们能够系统性地解决气候变化和相关危机,包括生物多样性损失、水稀缺、饥饿和不平等性加剧。但是,如果我们始终沉迷于某种“万灵丹”会拯救我们的幻想,我们就无法实现进步。

https://prosyn.org/bPDTEa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