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LANDO SIERRA/AFP/Getty Images

我们现在都是气候难民

纽约——出生于一个被称为全新世的气候时代的现代人类已经跨过边界进入到另一个气候时代,人类世之中。但在这片危险的全新荒野中不但没有摩西来引导人类,反而出现了一群否认科学者和污染者,正误导人类走向更严峻的危险之中。我们现在都是必须寻找安全之路的气候难民。

正如我们所知,全新世是10,000多年前开始的地质时代,拥有有利的气候条件支撑人类文明。人类世则是一个新的地质时代,拥有人类从未体验过的新的环境。不幸的是,地球的温度现在高于全新世时代,因为人类通过燃烧煤、石油和天然气而将大量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气中,而且不分青红皂白将全世界的森林和草原开发成农场和牧场。

人们正在新环境中遭受苦难和死亡,未来情况还会变的更糟。据估计,飓风玛丽亚去年9月在波多黎各造成超过4,000人死亡。高强度飓风越来越频繁,而大型风暴正在造成更多 洪水,因为来自变暖海域的热量传递增加、变暖的空气更加潮湿,而且海平面上升——所有这一切都因为人为引发的气候变化而进入到更加极端的情况。

就在上个月,因干旱和高温所引发的一场毁灭性的森林大火导致雅典郊区90多人死亡。而今年夏天,在加利福尼亚瑞典英国澳大利亚等其他炎热和最新干旱地区,同样出现了森林火灾肆虐的情况。去年,葡萄牙遭到破坏。今年夏天,世界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创记录的高温。

人类如何肆无忌惮地冲过全新世边界——就像恐怖电影里的角色那样——完全无视一切明显的警示迹象。1972年,各国政府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会议,讨论日益严重的环境威胁。在会议召开前,罗马俱乐部发布了增长极限,首次提出了“可持续”发展轨迹和环境超调风险等概念。20年后,里约热内卢亮起了刺眼的红灯,联合国成员国齐聚地球峰会,接纳“可持续发展”理念并签署了制止人为引发的全球变暖、保护生物多样性和阻止土地退化及荒漠化等三项主要的环境公约。

1992年后,全球最强国家美国明目张胆地无视这三项全新条约,并暗示其他国家放松努力。美国参议院批准了气候和荒漠化条约,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加以实施。国会甚至拒绝批准保护生物多样性条约,部分由于西部各州的共和党坚持认为土地所有者有权在拒绝国际干涉的情况下利用财产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最新进展是,世界在2015年9月通过了可持续发展目标,并在2015年12月通过了巴黎气候协定。但美国政府再次故意无视可持续发展目标,同时在政府落实工作方面处于二十国集团的垫底位置。同时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宣布他打算在协议生效四年后的2020年,第一时间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更糟糕的情况还未出现。由于海洋温度影响相当滞后,人为导致的二氧化碳含量上升尚未达到其全面升温效应的最高峰。未来几十年还会出现0.5℃左右的全球变暖,这一推断来自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当前浓度(百万分比浓度408),而且如果人类一如既往地燃烧化石燃料导致二氧化碳浓度继续飙升,上述时点以后升温效应将更加严重。要想实现巴黎协议将升温控制在相对于前工业化水平“远低于2℃”的目标,世界需要在2050年左右果断实现从煤、石油和天然气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并且从森林砍伐到重新造林及退化土地的恢复。

那么人类为什么要在注定的悲剧中愚蠢地向前冲?

主要原因是我们的政治体制和大企业故意无视危险和破坏的不断上升。政治是为了获取并拥有权力和担任公职的好处,而不是为了解决问题,哪怕是生死攸关的环境问题。管理一家大企业是为了股东价值最大化,而不是为了实话实说或避免对地球造成损伤。追求利润的投资者拥有主流媒体,至少也可以通过购买广告来影响它。因此,一个小而强的集团维系着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能源系统,不惜对今天和未来的其他人造成越来越大的伤害。

特朗普是在国会共和党人的怂恿下,服务于污染者利益的最新一个有用的傻瓜。国会共和党人用科赫工业等环境犯罪企业的捐款来支持竞选活动。特朗普在美国政府中塞满了行业游说者,这些人正在系统性地破坏他们能够触及的每一项环境法规。最近,特朗普已经提名大型污染企业陶氏化学的前律师来领导环保署的超级基金毒物清理计划。这样的事实不是编出来的。

我们需要源于明确全球目标的一种全新政治:那就是通过履行巴黎气候协定、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减少每年致死数百万人的污染,保护全球民众在安全的环境中生活。新政治将听取科学和技术专家的意见,远离自私自利的企业领袖和自恋的政治家。气候学家使我们能够衡量不断上升的危险。工程师则告诉我们如何到2050年实现向零碳能源的快速过渡。生态学家和农学家告诉我们如何在更少的土地上种植更多更好的作物,同时结束森林砍伐并让已经退化的土地得到恢复。

这样的新政治其实有可能。事实上,它符合公众的需求。例如,绝大多数美国人想要对抗全球变暖保留巴黎气候协议拥抱可再生能源。但只要狭隘无知的精英集团迫使美国和其他国家民众在政治的沙漠中漫无目的的游荡,我们就越有可能最终陷入一片荒野,任凭 谁也无法逃脱。

http://prosyn.org/12Nn5aD/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