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可再生能源革命

悉尼——在美国和欧洲,人们认为可再生能源主要可以带来环境方面的好处。风能和太阳能可以抵消燃烧化石燃料的需求,从而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

但在中国和印度,人们看待可再生能源的方式截然不同。中印两国以较快的速度摆脱化石燃料并不是因为担心气候变化,而是因为可再生能源可以带来经济上的好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事实上,可再生能源的经济效益既可以吸引德日等发达经济体(上述两国都在迅速摆脱化石燃料),更可以为新兴工业巨人带来好处。对印度和中国而言,基于化石燃料的经济发展轨迹可能会带来灾难,因为其庞大人口的巨额需求可能激化地缘政治紧张。除强化能源安全外,低碳经济还能促进国内生产,并通过减少城市雾霾等方式改善当地的环境质量。

当然,在西方世界过去200年的工业化进程中化石燃料发挥了巨大作用。向以碳为基础的经济转型让西方经济摆脱了古老的马尔萨斯约束。对一小撮代表少部分全球人口的特定国家而言,燃烧化石燃料开启了爆炸式的增长时代,显著改善了生产力、收入、财富和生活水平。

过去20年来,中国和印度带头宣传化石燃料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好处。但近来他们开始缓和自己的态度。随着化石燃料使用接近了地缘政治和环境上限,他们被迫对替代品——其中最明显的是可再生能源进行认真的投资。这样做的同时他们正在引领一波全球性的过渡,在短短几十年内可能彻底淘汰化石燃料。

昂贵、不连续或不够集中等反对可再生能源的经济论据很容易驳斥。虽然可再生能源的反对者众多,但驱动他们的更多是保持化石燃料和核能现状的利益因素,而不是担心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发电厂会破坏景色。

无论如何,阻止可再生能源扩张者不太可能战胜简单的经济学。可再生能源革命并非由碳排放税或清洁能源补贴推动;而是不久就会使水力、风力和太阳能发电成本低于燃煤发电的制造成本降低的结果。

国家可以通过大规模投资制造风力涡轮机、太阳能电池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所需的生产能力来确保能源安全。随着中印两国加入可再生工业革命,所谓“循环和积累因果关系”的全球连锁反应正在形成。

与采矿、钻探或萃取不同的是,制造企业遵循学习曲线,其制造过程越来越廉价和高效。可再生能源投资降低其生产成本并扩大市场,使得进一步投资更具诱惑性。从2009到2014年,上述机制使得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降低了80%,陆上风力发电成本降低60%,上述结论来自拉扎德动力、能源与基础设施集团的统计结果。

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可能会产生与工业革命同样深远的影响。十八世纪,欧美经济在不完全了解个中含义的情况下开始了向化石燃料能源体系的过渡。但这一次,我们完全了解事情的改变,并做好准备面对可能造成的影响。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目前来看,前景似乎是乐观的。二氧化碳减排或许不是可再生能源革命的主要动力;但很可能如果没有这次革命,控制气候变化的努力将永远不会成功。如果我们能够避免最严重的全球变暖危险,我们可能要感谢印度和中国。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