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llaney103_Kevin Frayer_Getty Images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国造成的全球环境威胁

新德里—亚洲的未来不可避免地与世界屋脊喜、这个缺水之洲的主要河流系统发源地马拉雅山脉联系在一起。但不顾后果的国家工程正在威胁该地区脆弱的生态系统,造成日益严重的安全威胁,并影响到亚洲之外。

喜马拉雅山脉海拔从不到500米急剧升高到8,000米以上,成为从高山冲击草原和亚热带阔叶林到针叶林和高山草甸的生态系统之家。喜马拉雅山脉从缅甸一直绵亘到兴都库什山中亚分水邻,对亚洲水循环和天气和气候模式起着核心作用,包括引发每年的夏季季风。其18,000座高海拔冰川存储着巨量淡水,在冬天时充当着仅次于南极洲的世界第二大吸热器,从而帮助缓和全球气候。但在夏天,喜马拉雅山脉又成为热源,将季风流从海洋吸引到亚洲内陆。

如今,喜马拉雅山脉面临着冰川加速融化、气候动荡和生物多样性损失。发源于大喜马拉雅地块的五条河流——长江、印度和、湄公河、怒江和恒河——都名列世界十大濒危河流。

从大规模大坝建设到无节制地勘探自然资源,人类活动显然腰围喜马拉雅生态系统的灾难性变化负责。从某种程度上讲,域内所有国家都是共谋,但中国所造成的伤害最大。

中国不像(比如)民主的印度那样,有各种草根积极主义约束,用大规模但常常不透明的工程建设让大自然屈从于它的意志,彰显自己的大国地位。这其中包括睥睨全球的跨河流和跨流域引水基础设施,其16,000公里的运河体系能够运送一百亿立方米以上的水源。

中国运用大坝改造自然河流流向——目前中国有五分之一的河流,干流流量不如引向水库的水量——已经导致沿河生态系统破坏和350座大型湖泊消失。随着这些引水工程日益向国际而非内部河流集中——特别是覆盖了喜马拉雅冰川区四分之三的青藏高原河流——环境威胁也远远超出了中国国界。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而大坝只是开始。青藏高原也是中国地质改造实验的主体,目标是将雨水引入干旱的华北和西北。(西藏降雨集中在喜马拉雅地区。)这些活动可能夺走其他地区的水分,影响到亚洲的季风。更糟糕的是,这些实验是中国军方天气改造项目的延伸

此外,中国似乎要让西藏(西部宝藏)变得名副其实,要采尽这个生态脆弱但资源丰富的高原的矿产资源,丝毫不顾后果。目前,铜尾矿已在污染喜马拉雅藏民圣地,即白玛岗,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河雅鲁藏布江在这里沿着喜马拉雅山脉绕了一个大弯,流入印度。

去年秋天,曾经清澈见底的雅鲁藏布江干流香江江水在流入印度时突然变成黑灰色,原因很可能是中国在上游从事的开挖、开采和破坏活动。当然,中国政府宣称 11月中旬西藏东南部地震“可能导致河水浑浊”。但在地震之前,河水便早已不再适合人类使用。

无论如何,中国没有让步。比如,它急不可耐地启动了在喜马拉雅山脉东麓争议地区(它通过1959年武装冲突从印度手中夺取)的大规模采掘金银等贵重矿产的作业

与此同时,中国的瓶装水行业(世界最大)从已经饱受巨大压力的喜马拉雅山冰川吸取 “优质饮用水”,特别是喜马拉雅山东麓的冰川,那里的雪和冰盖融化加速清晰可辨

科学家还报告喜马拉雅山脉存在大规模森林采伐,基因多样性迅速丧失和高地物种灭绝。青藏高原的变暖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近三倍。这意味着环境影响远远不止于亚洲。

高耸的喜马拉雅高地,特别是西藏,影响着北半球大气循环系统,帮助将赤道的暖气送往极地,在此过程中保持各种气候带。换句话说,喜马拉雅生态系统的破坏可能影响到欧洲和北美气候模式。

阻止喜马拉雅山区环境剧烈破坏已是当务之急,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唯有通过喜马拉雅地区——从下湄公河地区和中国到南亚各国——所有成员的通力合作。但要实现这样的合作,国际社会必须施压中国遏制其肆无忌惮的破坏环境的行为。到目前为止,这是最大的风险来源。

https://prosyn.org/l5Zxqh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