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usmann102_Dmitry FeoktistovTASS via Getty Images_russiagasoil Dmitry Feoktistov/TASS via Getty Images

应对俄罗斯石油采取惩罚性税收

坎布里奇—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俄罗斯军队已经进入乌克兰首都基辅。现在很明显,制裁威胁并没有阻止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动入侵。但兑现威胁仍然可以发挥另外两个作用:制裁可以通过削弱经济限制俄罗斯投射实力的能力,还可以开创一个先例,有望影响普京未来对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波罗的海诸国等其他国家的行为。

制裁威胁可能阻止战争的一个原因是俄罗斯不认为制裁是可信的。如果实施制裁代价高昂,那么这样做的政治意愿可能会很弱或逐渐消失。例如,西方消费者已经对高昂的能源成本感到不安。对俄罗斯石油禁运将减少全球能源供应,推高价格,可能引发反对禁运。

这也许就是为何西方国家没有实施能源禁运,而是选择了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微的金融制裁。毕竟,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为重大的制裁——暂停将俄罗斯天然气直接输送到德国的北​​溪 2 号管道——将给欧洲已经十分紧张的天然气市场带来压力。

如果制裁对预定目标造成高额代价,而对实施者成本很小甚至有利可图,那么制裁就会更加有效和可信。找到这样的制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北溪2号项目说明了这一点。那么,西方的制裁武器库中有哪些工具呢?

一个出人意料鲜有人关注的选项是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征收惩罚性税收。乍一看,对一种商品征税必然会提高其价格,使西方消费者的能源更加昂贵。对吗?错!

这里讨论的是税收归宿(tax incidence)分析,基本的微观经济学课程中会讲到。对一样商品,比如俄罗斯石油征税,将影响供需,从而改变商品的价格。价格变化的幅度,以及税收成本由谁承担,取决于供需双方对税收的敏感程度,或者经济学家所说的弹性。需求弹性越大,生产者承担的税收成本就越多,因为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供给越缺乏弹性,生产者承担的税收就越多,因为它的选择更少。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幸运的是,这正是西方现在面临的情况。对俄罗斯石油的需求具有很高的弹性,因为消费者并不真正关心他们使用的石油是来自俄罗斯、海湾还是其他地方。如果有其他品质类似的石油,他们不会愿意为俄罗斯石油支付更多费用。因此,俄罗斯石油的税后价格受到所有其他石油的市场价格的约束。

同时,俄罗斯石油的供给非常缺乏弹性,这意味着对生产商而言价格的大幅变化也不会引起供给的变化。在这里,数字是惊人的。根据俄罗斯能源集团俄石油( Rosneft) 2021 年的财务报表,该公司的上游运营成本为每桶 2.70 美元。类似地,商业情报公司Rystad Energy估计俄罗斯石油生产的总可变成本(不包括税收和资本成本)为每桶 5.67 美元。

换句话说,即使油价跌至每桶 6 美元(现在已超过 100 美元),继续开采仍符合俄石油的利益:供给在短期真的缺乏弹性。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投资维持或扩大产能是无利可图的,石油产量会逐渐下降——因为枯竭和失压总会如此。但这需要时间,到那时,其他人可能会进入以接管俄罗斯的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考虑到非常高的需求弹性和非常低的短期供给弹性,对俄罗斯石油征税基本上将由俄罗斯承担成本。征收这样的税不会对世界造成高昂代价,实际上还有利可图。对俄罗斯石油征收的惩罚性全球税——例如 90% 或每桶 90 美元的税率——每年可以从普京的军备支出中抽走3000亿美元,转移给全世界。军备支出约占俄罗斯 2021 年 GDP 的 20%。而且这比禁运俄罗斯石油要方便得多,因为禁运会令损害消费者而肥了其他生产者。

这一逻辑也适用于北溪2号管道。征收相当于欧盟天然气价格(目前约为每百万瓦时 90 欧元或101 美元) 90% 的税收将使俄罗斯天然气仍留在市场上,但被剥夺了租金。

但是,对俄罗斯石油征收 90% 的世界税可行性如何? 2019 年,俄罗斯55%的矿物燃料(包括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出口销往欧盟,另有 13% 销往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土耳其。 中国只有18%。 如果除中国以外的所有这些国家都同意对俄罗斯石油征收 90% 的关税,那么俄罗斯将试图将其所有石油出售给中国。 但这将使中国处于强有力的谈判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征税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这一工具会榨取原本必须支付给俄罗斯的租金。

简而言之,对俄罗斯石油征收惩罚性税收既能显著削弱俄罗斯,也会使消费国受益,这使其比禁运更具可信度和可持续性。 这个想法值得得到更多的关注。

https://prosyn.org/AlmHFH4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