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超出两度目标

柏林——

在国际气候政策界中,把全球变暖限制在高出工业革命前水平两摄氏度以内这一目标获得了广泛的共识。然而,由于联合国气候谈判在短期内不会取得突破,加上当前的碳排放趋势无法扭转,因此达到两度目标几乎不可能。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如果各国首脑抛弃了这一目标,那么他们必须就新气候目标的结构和幅度做出彻底的战略性决定。因此国际气候政策需要经历一次典范转移。从政治上来看,科学地让各国排放预算根据把全球温度上限值而设定是行不通的。相反,那些出台强力气候政策的国家应该宣传高效的目标设定方法。

两度目标是如今气候辩论的主要参考点。业内人士常认为,如果全球平均气温的上升超出两度,那么气候变化会产生危险的影响。但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新的评估报告并没有呼吁各国制定两度目标,这与人们的普遍观点相左。自20世纪90年代中叶以来,对雄心勃勃且可实现的全球气候议程表而言,两度目标扮演标志性和指引性的作用。

欧盟是两度目标的主要国际推动力。自1996年以来,欧洲各国的环境部长一直提倡这一目标。在2009年末举行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前夕,欧洲成功地让有关各方坐在谈判桌上——甚至连中国、印度、俄罗斯和美国也包括在内——承诺实施两度目标。

在“哥本哈根协议”中,联合国最终承认这个目标,虽然没有制定有约束力的措施来实现它。将于下月在墨西哥城市坎昆举行的气候峰几乎也不可能会弥补这一点。

由于到目前为止温室气体的排放将会温度比工业革命前高出1.5摄氏度,因此世界必须有能确保致力于两度目标的大型政治决定。气候科学假设,全球碳排放高峰会在未来几年内出现。然而,从种种迹象看,当前的碳排放趋势甚至在高峰时期也不会出现逆转的势头。

因此在不久的将来,气候科学界必须要有更多声音果断地否认两度目标的可行性。到那时,仅仅提倡一个更柔性的目标——最有可能是2.5或者3度——是不够的。

根据目前的科学模范,两度目标是在科学级别分类下定义的,也是绝对的上限值。根据这种自上而下的方法,最初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都聚焦于达成一个全球气候协议,导致各国过度关注全球协商,而忽略了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该采取的具体减排努力。

气候谈判已经陷入僵局,因为各国政府总是可以指责其他国家的不作为。甚至连欧盟也利用这种论断来证明其拒绝把2020年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从20%提高到30%是有依据的,虽然要想达到两度目标,30%对欧洲来说是合理的。

其他的替代模范必须是要结合现实性和积极的全球视野。其中的一种选择方案是把“气候中立”作为长期的全球目标——例如,致力于把温室气体的净排放量降低至零。虽然最初这个目标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表,但是这将建立一个可以衡量各国积极性的行动标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这种框架内,雄心勃勃的气候政策执行者,如欧盟、瑞士、日本等,要致力于碳减排措施。它们要通过自身例子,证明向低碳经济转型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也能带来经济效益,不但会对气候发挥有利的作用,而且还能对能源价格和能源供应的安全性有着正面的影响 。它们的成功会促使其他G20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也跟随气候表率国的足迹。

这种之下而上的方法将能大幅削减碳排放。毫无疑问,在当前人们偏好自上而下方法的情况下,我们无法估计气候会增长多少。但是至上而下的方法都会造成同样幅度的温度上升。鉴于坚持严格的气温限制在政治上并不可行,让气候政策聚焦与诸如“气候中立”等灵活的基准在短期内会更有效,而且在长期内前景也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