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煤王的气候挑战

华盛顿—在最近正在华沙进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中,煤炭成为对话的主要话题之一——确实应该如此。事实上,世界正需要这样一场讨论。

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的最新发现表明,我们正在快速耗尽我们的碳“预算”——在仍有很大机会将全球变暖程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情况下可以排放的碳量。据IPCC的数据,将全球气温在前工业化水平基础上升高幅度限制在这一阈值之下意味着全世界只能排放大约1 000十亿吨碳(GtC)。超过这一阈值,气候变化就可能大大超过控制能力。到2011年,我们已经排放了一大半的碳量。除非我们很快减少碳密集行为,否则剩余预算将会在大约三十年内耗尽。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在可忍受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个问题上,煤炭是预算毁灭者。就在本周,一个由27位著名科学家组成代表五大洲的团体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指出把所有已知化石燃料储备烧尽将产生3 800十亿吨的二氧化碳,或1 053GtC,其中煤炭占了一大半。简言之,如果世界按当前技术烧尽已知碳储备,就可能将全球气温升高远不止2℃。

许多政府和金融机构也承认这一点。近几个月来,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和美国进出口银行(United States Export-Import Bank)引入新政策限制为新的煤电项目提供融资,除非可以捕捉和储藏二氧化碳排放。五个北欧国家加入了美国财政部的行列,停止用公共资金支持新的海外煤电项目,其他国家可能也会很快跟进。今年秋天,美国环境保护局(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制定了新电厂排放标准,传统煤电将无立足之地——这是降低碳污染、刺激创新的重要一步。

类似地,中国也开始关注与烧煤有关的高昂的健康成本,据其最新采取的治理空气污染行动计划,三个沿海省份将停止新建煤电产能。中国当局还制定了降低煤炭在占总耗能比重的政策。

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煤炭联合会(World Coal Association,WCA)在本周召开了会议,地点也是在华沙——事实上与正在致力于为2015年全球气候协定奠定基础的谈判者们只有一河之隔。

WCA呼吁采用“高效能、低排放的煤燃烧技术”以降低全世界煤电厂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这一方针仍会消耗太多的二氧化碳预算。即使是最现代、最先进的传统煤电厂,每单位电量二氧化碳排放量也高达可再生能源系统的15倍、高效燃气电厂的两倍多。

而煤电在全球仍保持强势。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估计,全世界大约有1 200家煤电工程计划,总建成产能在1 400十亿瓦以上。如果建成,世界剩余谈预算将把一大部分划给寿命周期长达40—50年的高碳基础设施。

据国际能源署(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数据,按当前用煤趋势,气温会升高6℃。据我们所知,这将给地球生活带来极大的不可逆转的变化。

这就是经合组织秘书长指出应该停止传统煤电厂建设的原因。政府可以使用远比煤电划算的发电技术。在很多地区,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和风能)已可与化石燃料一争高下,并且可以迅速扩大规模。

此外,大部分经济模型没有与计算煤炭和碳污染有关的外部性。比如,据Trucost的一份最新报告测算,全球煤电在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等方面造成的伤害相当于1万亿美元左右。如果要求将这些成本内部化,许多煤电厂将失去竞争力。

当然,煤炭为数百万人提供了可靠的电力——向低碳技术的转型也不会一夜之间实现。我们需要迅速扩大获得这些技术的途径,同时帮助依赖煤炭行业生活的人。我们需要对气候变化保持热情,但也必须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时采取务实态度。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煤炭业也必须这样。本周的WCA会议与会者应该承诺采取更多措施帮助确保碳排放限制在安全限度以内。停建传统煤电厂是一个明智的开始。这将有助于向世界表明煤炭业真正了解了当前能源使用模式的科学影响,并愿意在气候变化斗争中承担更大的责任。

我们需要维斯瓦河两岸的与会者都做出努力来构建一个公平的、充满雄心的2015年全球气候协定。让我们携手共进,创造一个安全、高效的低碳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