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令人感到为难的和平奖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被公正地授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IPCC)数以千计的科学家。这些科学家从事着艰苦卓绝的工作以确定气候变化将给世界造成的确切影响。

另一位获奖者,美国前总统戈尔,花了许多时间来告诉我们应该担心的问题。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的预计和结论是以认真的研究为基础的,而戈尔似乎并没有受到类似的限制。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戈尔在他赢得奥斯卡奖的电影(这部电影最近被一位英国法官认定为是“片面”和包含“科学谬误”的)里告诉世界说在本世纪海平面将会上升20英尺。他显然没有注意到与他共同获得诺贝尔奖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的发现,他们得出结论本世纪海平面的上升幅度只会在半英尺到两英尺左右,而他们预计最后的幅度应该在一英尺左右。这一幅度与世界在过去150年间所经历的上升幅度相近。

同样地,戈尔为格陵兰岛冰层的加速融化以及它将给地球带来的后果而感到忧心忡忡,但是却忽略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得出的结论,即如果保持现在的融化速度,到本世纪末海平面只会因此而上升3英寸。戈尔显然也没注意到研究显示格陵兰岛1941年的温度要比今天高。

戈尔还很担心北极熊未来的生存。他声称它们因为在冰层上的栖息地的消失而淹死。然而,对这种状况进行的唯一科学研究显示四头北极熊是因为一场暴风雪而淹死的。

这个由政治家摇身一变为电影制作人的人因为有预计说因为天气炎热而死亡的人数将会增加而辗转反侧。这个故事的另一面说起来让人感到很为难:上升的温度将会减少寒冷天气的天数,而后者是一个比炎热大得多的杀手。可靠的研究显示,到2050年,气候炎热将夺去40万人的生命,但是因为寒冷而死亡的人数将会减少180万人。事实上,根据对气候变化对世界所产生的经济影响的首次全面调查显示,全球变暖实际上将会 挽救 人们的生命。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宽宏大量地表示如果戈尔单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它将感到很高兴。我很高兴他没有,而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的工作得到了公正的认可。

戈尔帮助世界产生担忧。不幸的是,我们的注意力被从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分散开了。气候变化并不是今天全球面临的唯一难题。我们目光短浅地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问题上而对地球面临的其他挑战很少关注,将会因为戈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引发的关注而进一步加剧这种状况。

戈尔强烈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然而还有其他政策可以给这个星球做更多事情。在本世纪接下来的年份里,发展中国家将会越来越依赖于从发达国家进口食品。这主要并不是全球变暖所带来的结果,而是发展中国家人口更多、耕地却越来越少所带来的后果。

挨饿人群的数目更多地是与人口和收入而不是气候相关。为了减少碳排放量而耗费巨资可能会带来更多营养不良的人群。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要对抗营养不良,那么给那些需要的人增加营养在挽救生命上比花几十亿美元减少碳排放量要有效5000倍。

同样地,全球变暖可能略微增加疟疾的发病率,但是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对抗这种疾病上远没有蚊帐和药物那么有效,靠这些东西每年可以花很小的代价挽救85万人的生命。与之相对比,京都议定书每年只能防止1400人死于疟疾。

当我们在担心气候变化将会在遥远未来所带来的影响时,却对地球今天所面临的问题碌碌无为。今年,大约会有400万人死于营养不良,300万人死于艾滋病,250万人死于室内和室外的空气污染,而缺乏微量营养素和干净的饮用水又将分别夺去250万人的生命。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鉴于注意力和金钱的投入都是有限的,我们首要应该做的是用最佳的方案解决问题,并且在整个世纪中尽量做最正确的事情。如果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解决今天的问题,我们将使社会得到加强、经济更有活力并且基础设施更加发达。那将会使这些行业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的问题,包括全球变暖。致力于大规模减少碳排放量只会使我们的后代更加贫困,并且缺乏能力去适应挑战。

戈尔坚定不移地认为气候变化是世界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公平地说,他应该为他的坚定信念而得到某种形式的肯定。然而,没有比今年诺贝尔奖的获奖者之间的反差更强烈的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坚信事实胜于一切,而从事着一丝不苟的研究。而戈尔采取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