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讨论中非洲的利害关系

莫桑比克马普托——我们三位作者一致认为,非洲各国普遍存在着越来越深的忧虑,在本月的哥本哈根COP15气候变化首脑会议实际召开前,非洲大陆正在主流讨论活动中遭受忽视和排斥。减轻对工业化国家气候变化的影响是讨论活动的主要议题,但世界最贫困国家在面对可能的灾难时异常急迫的适应需要却在很大程度上遭到了忽视,至少在具体措施层面大致如此。

或许我们需要提醒世界,非洲是对气候变化责任最小的大陆,而现在却必须承受最严重的后果。不祥之兆接连出现。气候模式正在发生变化;某些地区的降雨并未如期而至;大片土地正在遭受着异乎寻常的严重的旱灾侵袭。

特殊的地理位置、敏感的水资源状况、不可持续的农业生产模式以及国外和其它私人企业的剥削让非洲在气候变化面前更加脆弱无力。以开采木材和能源为目的的森林砍伐侵蚀了非洲大陆,降低了土壤的肥力。当地居民争夺稀缺资源的冲突愈演愈烈。实际上,对耕地和牧场的争夺部分导致了达尔富尔、索马里和科特迪瓦的冲突。

只有依靠灾难风险缓和机制充分适应气候变化才能全面调动非洲的潜力。此外,非洲部分地区在农业发展方面的潜力并未充分发挥,鼓励这些潜力充分发挥符合我们共同的利益。如果当地居民能够用造林来替代采伐,就可以在吸收二氧化碳、改善水资源平衡的同时保护小气候——所有这些都有赖于以可持续方式组织农业生产、改善食品安全及缓和全球气候变化的努力。

从历史角度看,欧洲国家必须对非洲目前的发展境况承担大部分责任。奴隶贸易、殖民主义和血债累累的殖民剥夺无不在新独立但却脆弱的非洲国家身上留下烙印。现在,现实至上的欧洲和发达国家又通过自我充实、消费和奢侈浪费的生活方式将又一场灾难强加给苦苦挣扎的非洲。

2008年8月在内罗毕,欧洲议员支持非洲协会(AWEPA)与泛非议会和其它主要议会力量合作,正式拉开了非欧气候变化问题议会对话行动的序幕。在非洲和欧洲举行的后续会议上,相关人员开始制定重点解决非洲问题的具体的行动计划。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全球立法者组织(GLOBE)、议员全球行动(PGA)和世界银行议会网(PNOWB)等其它议会网络也在积极的参与。这些机构的共同目标是促使哥本哈根首脑会议优先讨论非洲问题。

相关对话结果将于12月份提交到哥本哈根首脑会议。今年8月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的非欧议会研讨会(瑞典是现任欧洲轮值主席)强调有必要制定相应的执行策略,以确保在哥本哈根做出的制定气候变化相关政策和立法改革等承诺最终能够得以实施。同样,欧洲议员支持非洲协会将与非洲和欧洲议员合作,确保落实协助非洲进行相关调整的国际援助,并对援助过程进行认真的监督。该协会还将动员民众支持非洲议员,使议员能与选民合作提高区域内对可持续全新农业政策的觉悟,上述农业政策能够响应气候变化模式和其它气候变化结果。

非洲国家作为参与全球谈判的重要成员,可以在气候政治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气候变化的缓冲和调整过程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欧洲和其它高收入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必须按照“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履行各自应尽的义务,在灾难风险控制、可再生能源、技术和技能发展等领域为非洲提供新的、切实的、可依靠和可信赖的资金来源,支持相关的缓解和适应政策。

今年10月欧盟国家领导人采取的立场,即发展中国家到2020年前每年为应对气候变化需要获得价值1000亿欧元的援助,就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但这些承诺仍然显得苍白无力,因为欧盟领导人并没有明确指出其中多少援助将会来源于欧洲。因此,欧盟气候融资协议的真正结果还有待观察。

欧美和其它国家已经是时候承认各自在气候变化对非洲影响中所承担的义务。但在它们承担义务的同时,必须采用尊重非洲优先权的方式。这是最起码的公平义务。

https://prosyn.org/jd6I5m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