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组合拳方式应对气候变化

全世界在《京都议定书》下为降低碳排放所进行的努力迄今为止成效甚微。为了将《议定书》付诸实施而付出的巨大努力表明要达成预定将于2009年12月通过的下一份协定还将需要付出多少艰辛的工作。环保组织要求采取更为严厉和影响深远的政策,但是某些国家为了保证它们自身的经济活力而依然会强烈地抵制采取这些政策。

新一轮的谈判相比以前所做的努力有一个优势,因为各国政府现在认识到需要在适应、减缓和研究气候变化方面采取组合拳的方式。我和我的同事为丹麦哥本哈根共识中心进行的新研究探讨了对这场全球挑战所采取的不同应对方式的有效性,但是以下几个原因表明采取组合 方式更为有效。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首先,我们现在知道适应气候变化非常重要,因为即便我们明天就停止温室气体排放,到2100年全球温度还是会再上升0.6°C。我们还知道气候变化的影响在全球并不是被平均地表现出来的。

在某些地区,如果附带产生的降水模式的变化不是负面的以及灌溉依然是可实施的,稍微暖一些的气温能够带来更高的粮食产量。即便温度只上升0.6°C,非洲和南亚的许多作物还是几乎会立即出现减产,并且最终会更容易受到传染病的侵袭。这些影响对于这个星球上生活最贫困的那些人群所带来的打击显然最大,尽管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十亿人口”已经承受了疾病、贫困、战争冲突和营养不良等所带来的沉重负担。

确保适应能力被扩大和开发到最最需要的地方因而成为了我们所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长期的发展会增强各国减轻气候变化对环境和公民健康所带来的影响的能力,但是与此同时这个星球上最贫困的人口急切需要富裕人口的帮助。

我们的分析探索了更加有针对性的政策在短期内所带来的好处:比如,为遭受气候变化影响的最贫穷国家的儿童购买可抵御蚊虫的蚊帐以及提供口服体液疟疾补充疗法,以便更加积极和前置性地应对全球变暖所带来的某些边缘健康影响。这样的工作几乎立即就会产生效益,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会慢慢减弱。即便随着经济的发展各方面的条件得到改善,但是随着气候变化造成越来越严重的影响,减少碳排放从长期来看还是变得越来越重要。

鉴于气候变化所产生的影响在全世界的许多地区都能够被观察到,如何减弱气候变化在全球各地都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发现 单单依靠 减弱气候变化的影响并不能达到成本效益标准。我们假定气候政策年成本的增长到2100年一直与全球GDP的增长保持同步,起始年成本基准为180亿美元。那么固定年成本所产生的贴现费用共计8000亿美元,但是通过这种方式所避免的损害的总价值只有6850亿美元。

哥本哈根共识研究还测试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大力宣扬的组合选择方案。我们假定为更环保的技术的研究投入500亿美元,因而减弱和适应气候变化的经济成本就只有7500亿美元可供利用。减少碳排放和碳排放技术之间的成本差别就被缩小了,而为减轻排放所设立的税收将变得更加有效。其结果是,研究和开发项目,而8000亿美元的投资所产生的总贴现利益超过2.1万亿美元。

确保研究和开发成为世界应对气候变化的组合应对方式的一部分将使减弱气候变化的影响的努力变得更加有效,并且能够大大增强其在下一世纪减少碳排放的能力。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是这些有利的净效益反映的只是减排的时间表以及发达国家也“积极地行动起来”的非常保守的预计。在长时间内优化组合的投资可以把贴现利益提高超过三分之一。如果我们把潜在对气候变化更高的敏感性会加重危害的因素考虑在内,那么预计产生的利益还会更高,尽管这样我们还必须把对气候变化的敏感性变低的同等可能性考虑进去,后者会导致相反的结果。

对抗气候变化是一项很有益的投资,尽管无论是减弱还是适应气候变化本身都不足以“解决”这一难题。要真正带来变化,尤其是在近期内,世界在努力减弱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同时,还必须加大对减少碳排放和碳封存技术的研究和开发力度,而这反过来又要求设计和探索以市场为基础的激励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