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水,和平的力量

孟买——纽约联合国大厦38层卫兵更换,以及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接替潘基文出任联合国秘书长,发生在一个和平与冲突理念正在发生微妙变化的时刻。特别是资源——尤其是水资源的作用,正在逐步得到应有的认可。

我们为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潘基文及其前任科菲·安南二十年前就已经提出保护和共享自然资源——尤其是水资源——对和平和安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直到去年11月这个问题才得到广泛认可,当月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赛内加尔主持召开了联合国有史以来首次有关水资源、和平与安全问题的正式辩论。

辩论向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开放,汇集了69国政府代表,他们共同呼吁将水资源从潜在的危机来源转变为和平合作工具。几个星期后,古特雷斯任命前尼日利亚环境部长阿米娜·穆罕默德担任副秘书长职务。

全球进步体现在对水资源战略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深入。过去三年来,伊斯兰国(ISIS)夺取了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河流域的泰巴盖、提歇利、摩苏尔和费卢杰水坝。伊斯兰国不久后失去了对所有这些水坝的控制,但却在失控前成功地利用它们来淹没或者饿死下游人口,迫使他们投降。

许多分析家希望今后几个月能将伊斯兰国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消灭掉。但这并不意味着该团体会解散;恰恰相反,它可能迁移到利比亚和乍得边境地区,从而威胁到西非城市及其水利设施。

并非只有伊斯兰国才使用这一策略。南亚极端势力团体同样威胁要袭击水利设施。当然还有国家主体也可以利用水资源来夺取战略优势

21世纪水资源的重要性堪与二十世纪石油相媲美,其战略意义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但某些战略专家却仍然对其予以低估。现实是石油具备像天然气、风能、太阳能和核能那样的替代品。而相比之下,就工业、农业、饮用和卫生等用途而言,就像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蒂尔克曾经说过的那样,水资源的唯一替代品就是水资源。

贸易的情况也同样如此。例如里约查格雷斯河。虽然这条河可能不太出名,但却极其重要,因为它是巴拿马运河的水源,而巴拿马运河则承担着亚洲和美洲间50%的贸易运输任务。未来100年这条河没有自然干枯的危险,但如果中美地区爆发安全危机,它完全有可能被流氓势力所掌握。果真如此,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人们就保护冲突地区资源和水利设施所达成的共识是明确的。不那么明确的是该怎么做。与药品和食品不同,无法通过空投的方式为冲突地区补水。联合国维和部队保护水资源的力量严重不足。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确实通过谈判为技术人员开辟安全通道,以检查和修复伊拉克、叙利亚和乌克兰等国被损坏的水管和储水系统;但每次通过都需要与冲突政府和叛军指挥官谈判——这是一个漫长而又繁琐的过程。更好的方法是由大国利用自身影响力在长期冲突地区谈判实现短期停火,特别是为修理和恢复供水系统。

但要为这样的策略铺路,联合国安理会必须宣布水资源为“战略人道主义资源”并通过像去年五月保护武装冲突地区医疗设施的2286号决议那样的法案来保护水资源和供水设施。

从长远看,共享河流体系的国家需要达成地区安全协议,对共有的水资源进行维持和保护。通过以合作管理为基础的集体保护,时常沦为竞争和冲突源泉的水资源就会对和平与合作发挥促进作用。

刚果共和国总统德尼·萨苏-恩格索就处在水资源保护运动的前列,领导由八国政府组成的团体共同建立刚果盆地蓝色基金。如果他的努力取得成功,该基金将有助缓解气候变化、创造全新的河流就业岗位,并促进动荡地区的集体安全。两个月前马拉喀什举行的非洲行动峰会将该基金誉为能够改变非洲大陆的四大理念之一。

去年3月的世界水日,我和约旦哈桑·本·塔拉勒王子呼吁为全球共有的流域盆地建立马歇尔基金。刚果盆地蓝色基金是向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步骤。现在我们需要成立类似的基金来保护全世界263个共有的流域盆地和湖泊。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鉴于水资源制造冲突和支撑和平的能力,我们必须勇敢地面对它。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