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os109_PictRiderGettyImages_EUflagvotingballotsun PictRider/Getty Images

欧洲沉默的大多数发出声音

伦敦-- 上个月的 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比你能预期的更好,原因很简单:沉默的亲欧大多数发出了声音。他们说,他们想要保护作为欧盟基础的价值观,他们也希望对欧盟的运行方式进行彻底的改革。他们的主要关注点是气候变化。

这有利于亲欧政党,特别是绿党。反欧政党无法指望他们做任何建设性的事情,因此没有取得预期中的成果。他们也没有形成必要的统一战线来提高影响力。

一个需要有所改变的制度是首席候选人制度。它本应提供欧盟领导层的间接遴选形式。事实上,富兰克林·德豪瑟( Franklin Dehousse)在《欧盟观察家》(EU Observer)上发表的一篇 出色但悲观的文章中解释说,它比完全没有民主选举还要糟糕。每个成员国都有真正的政党,但它们的跨欧洲结合所形成的人为构造,除了推动领导人的个人野心之外一无是处。

最能说明这一点的莫过于欧洲人民党(EPP),它在2004年后成功获得了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EPP现任领导人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没有在国家政府中工作的经验,只要能够保持议会大多数,他愿意做出一切妥协,包括接受匈牙利独裁总理欧尔班。

欧尔班给韦伯造成了严重的问题,因为欧尔班公开藐视欧盟规范,建立了一个流氓国家。在组成EPP的国家政党中,有将近一半希望驱逐欧尔班的政党青年民主党(Fidesz)。但韦伯并没有照办,反而说服EPP向青年民主党提出了一个相对容易的要求:允许中欧大学(由我创办)继续作为美国大学在匈牙利自由办学。

青年民主党没有同意。即便如此,EPP也没有驱逐青年民主党,而只是暂停了它的成员资格,在选择欧盟委员会主席时,EPP仍可以参与。欧尔班正在试图让青年民主党恢复真正的EPP成员资格。韦伯是否能找到办法接收他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首席候选人制度不是基于政府间协议,因此很容易更改。如果欧盟委员会主席直接由谨慎遴选出来的合格候选人中间直接选举产生,情况会好得多,但这需要修改条约。根据里斯本条约的规定,欧洲理事会主席可以继续由合格多数的成员国选举产生。

要求修改条约的改革是必要的,因为欧洲议会选举所授予的民主合法性日益充分。最近的选举投票率超过了50%,较2014年的42.6%大幅升高。这是自1979年首次选举(共有62%的合格选民参与)以来投票率首次出现上升。

颇为奇怪的是,在这次选举中,首席候选人制度大有产生梦幻团队之势。法国总统 马克龙是主要原因。他是首席候选人制度原则的反对者。在与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他在欧洲议会投票前进行的西班牙大选中胜出)所举行的晚宴上,两位领导人同意支持两位可以成为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理想人选的首席候选人。

德国是首席候选人制度的主要支持者。如果韦伯出局,德国将推举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担任欧洲央行行长。他绝非理想人选。事实上,他根本不合格,因为他曾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参与听证,反对欧洲央行,试图挫败欧洲央行所谓的直接货币交易政策。该政策对于克服这个十年上半段的欧元危机至关重要。我希望这一事实被人广泛了解。

任何其他合格候选人都比魏德曼更适合当欧洲央行行长。目前,法国得不到任何顶层职位。如果德国也得不到一个顶层职位将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就给了其他国家更多的空间。

除了首席候选人制度,还有许多欧盟制度需要彻底改革。但这可以等到我们看清楚议会选举结果所许下的承诺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兑现。现在还不是宣布胜利、放松和庆祝的时候。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才能将欧盟变成运转良好的组织,实现它的巨大潜力。

http://prosyn.org/w2cNfLk/zh;
  1. haass102_ATTAKENAREAFPGettyImages_iranianleaderimagebehindmissiles Atta Kenare/AFP/Getty Images

    Taking on Tehran

    Richard N. Haass

    Forty years after the revolution that ousted the Shah, Iran’s unique political-religious system and government appears strong enough to withstand US pressure and to ride out the country's current economic difficulties. So how should the US minimize the risks to the region posed by the regime?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