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_elbaradei1_ 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_nuclear ukraine 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核威胁归来

维也纳—最近俄罗斯军队和乌克兰民防力量在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周边的战斗表明,世界距离可怕的噩梦已近在咫尺:大规模的辐射泄漏。扎波罗热是欧洲最大的核设施,拥有六座核反应堆,每一座都有可能因为俄罗斯炮击和战斗期间引发的火灾而被毁。火灾很快被扑灭,这证明了核电站工人的精神和勇敢。

世界是幸运的,俄罗斯军队在入侵的最初几天同样危险地攻入了关闭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然而,乌克兰各地散布着另外六座核反应堆,这意味着最坏的情况仍有发生可能。放射性物质的释放可能使整个人口中心无法居住,威胁到数十万人——而不仅仅是周边。

在俄罗斯入侵前夕,《作为敌人的武器的核电站》(Nuclear Power Plants as Weapons for the Enemy)一书的作者贝内特·拉姆伯格(Bennett Ramberg提醒我们,1986 年切尔诺贝利灾难发生后,“苏联当局不得不安置数十万人,并清除农地和林地,数十年无法生产。”在乌克兰冲突溢出到欧洲甚至更远地区的众多方式中,核辐射将是最具危害性和普遍性的方式之一。

但更糟糕的是核打击。 除了可怕的生命损失和数百万人流离失所之外,乌克兰战争最令人不安的特征是重新引入核武器作为地缘政治的核心部分。 俄罗斯总统普京警告说,任何干预大国都将面临“你们历史上从未经历过的后果”,随后,普京下令俄罗斯核力量进入高度戒备,以此作为对西方的第一波制裁的回应。

冷战智慧

自 1960 年代古巴导弹危机以及 1973年阿以战争让世界几乎遭遇核浩劫以来,世界还没有遇到过普京这样的动作。当时,主要的拥核国家 (NWS) 似乎意识到核武器的扩散正在增加核灾难的风险。 1965 年至 1968 年间,他们谈判达成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并于 1970 年生效。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苏联镇压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是高潮,考虑到这一点,NPT堪称非凡的共识。 目前NPT有191个签署国,包括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条约文本承认“核战争将给全人类带来破坏”,敦促签署国“就早日停止核军备竞赛和核裁军的有效措施进行真诚谈判。”

NPT 之后是一系列军备控制措施,最重要的是大大削减苏联和美国的核武库的双边协议。 1990 年代初,南非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自愿放弃核武器计划和核武库的国家。随着种族隔离时代的结束,德克勒克政府为了结束南非的国际孤立,于 1991 年签署了 NPT。

大约在同一时间,新独立的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在 1991 年苏联解体后从苏联继承了核武器。但他们很快将自己的核武库移交给了俄罗斯,并以不拥核国家的身份加入NPT。与南非一样,每个国家都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以确保其核活动的和平性质。

但当然,这种积极趋势也有明显的例外。 1998年5月,印度进行了多次地下核武器测试,导致巴基斯坦也效而仿之。朝鲜 2006 年首次展示了其核能力,随后一直开发其核计划,定期进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众所周知,这三个国家以及以色列都拥有核武器,但没有加入NPT。

最后,尽管联合国大会于 1996 年通过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但它从未生效,因为主要的 拥核国家不批准。同样,《禁止核武器条约》于2021年生效,但尚未获得任何拥核国家的支持。

大松绑

冷战结束时,即 1989 年至 1991 年,人们对建立基于削减核武器、多边安全与发展合作、团结应对气候变化和致命疫情等共同威胁的世界新秩序寄予厚望。但这些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尤其是在核武器方面。旧习惯——以及更旧的生存本能——很难改掉。

这一短暂的和平之窗被白白浪费,导致我们现在要面临核不安全加剧。许多给欧洲带来几十年的和平的核协议失效或被主要签署国抛弃。

例如,2002 年,在小总统的领导下,美国退出了 1972 年生效的、限制部署防御性核导弹系统的《反弹道导弹条约》。然后,在 2019 年,特朗普政府以俄罗斯“继续违反条约”为由,宣布美国退出《中程核力量协定》(INF)——该协定1987年生效,禁止俄罗斯和美国部署射程 500-5,500 公里范围的陆基导弹。同年3月,俄罗斯退出INF。 2020年,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次年俄罗斯退出。该协议2002年生效,允许签署方在彼此的领土上进行侦察飞行,以核实遵守核规定的情况。

这种复杂的安全架构的解散无疑使当前时刻更加凶险。但即使这些协议仍然存在,1989 年之后重新设计世界秩序的工作仍不够完整。冷战结束后的局势已被证明存在严重缺陷。除自卫之外禁止使用武力的国际规范形同虚设;保护国家主权和界线的公约屡遭破坏;基本人权遭到公然侵犯。在30 年的为所欲为后,我们曾经希望在冷战后建立的规范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效力。

此外,虽然多边主义在联动的世界中势在必行,但它也经常被边缘化和忽视。尽管安理会有 “采取强制措施维护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但它仍然无能为力。五个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之间的分歧不断削弱安理会的功能——五个国家都捍卫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世界和平与安全。

危险时代

一个摇摇欲坠、有选择性、充满漏洞和双重标准的全球秩序让我们来到了今天。 1960 年代和 1990 年代之间的总体向好的趋势已急剧逆转。 根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说法:

“与核武器的总体库存相比,全球军事库存中的弹头数量——包括分配给作战部队的弹头——再次增加。 美国仍在缓慢削减其核库存。 法国和以色列的库存相对稳定。 但中国、印度、朝鲜、巴基斯坦和英国,可能还有俄罗斯,都被认为正在增加库存。”

正如我们在乌克兰战争中看到的那样,核武器再次成为安全战略的工具。所有九个拥核国家——中国、法国、印度、以色列、朝鲜、巴基斯坦、俄罗斯、英国和美国,事实上都在疯狂地进行武器库现代化的竞赛。

更令人不安的是,拥核国家正在利用新的网络和人工智能技术,以及旨在规避现有防御系统的先进科幻式超高音速导弹。包括英国和法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将核武器保持在高度戒备状态,这种状态提高了核武器发射的概率(无论是有意的、意外的还是网络操纵的结果)。

尽管我们过去做出了各种法律承诺,但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安全战略最终取决于核武器的世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核问题上,拥核国家会毫不犹豫地劝诫不拥核国家。这是“照我说的做,别照我做的做”的经典案例。人们希望特朗普在 2018 年让美国退出的与伊朗的核协议能够很快恢复。但是,现在所用的双重标准谁都跑不了。

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从长远来看,当前的拥核/不拥核体系是不公正、危险和不可持续的。无论谁拥有,核武器在任何地方和对每一处地方都是生存威胁。当今世界可分为占绝大多数的想要消除核武器的国家,以及一小部分仍然固守现状的拥核国家 及其盟友。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减少供应并限制核武器的使用——就像我们已经在化学和生物武器上所做的那样——那么我们应该为打开核潘多拉盒子做好准备。

去核化议程

尽管我们面临风险,但今天的危机仍可能带来积极的结果。疫情之后是战争,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更好地重建”。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在平等的基础上建立全新的东西。如果拥核国家 能够认真扭转再核化(renuclearization)和大国冲突的危险趋势,它们需要采取几个紧急步骤。

首先,它们目前的核姿态必须降级,结束核武库的高度戒备状态,并采取措施防范可能发生的事故或网络攻击。其次,它们必须消除一切一个人就可以授权进行核攻击的系统或协议。第三,他们必须重新致力于建设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最终目标

这需要抛弃由来已久的基于威慑(相互确保毁灭)特许。正如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 1985 年所承认的,“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实现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需要采取严肃的措施推进裁军。一个显而易见的起点是让《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

拥核国家还应该各自采取“不首先使用”和“唯一目的”的姿态,这意味着它们现有的武库将永远只用于威慑(而不是像普京那样用作政治棍棒)。我们还必须开始谈判裂变材料禁产条约,以禁止进一步生产用于核武器的高浓缩铀和钚。我们需要美国和俄罗斯——它们加起来约占世界 13,000 多枚核武器的90%左右——恢复双边武器削减谈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建立一个没有核武器的集体安全体系。

最后,我们必须动员全球舆论,向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施加更大的压力,让它们承诺将其全部销毁。全面禁止拥有核武器必须成为国际法的强制性规范,囤积此类武库应该成为类似于种族灭绝的禁区。但乌克兰正在发生的恐怖和持续的核危险表明,时间并不站在我们这边。

https://prosyn.org/lCXLna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