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的两种未来

    到2100年,世界能源体系将发生极大的变化。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风能、水力发电和生物燃料,将在能源组合中占很大比例,核能也将占有一席之地。到那时,人类已经找到了解决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的方法,新技术已经降低了建筑物和机动车对能源的需求。

    的确,长远的未来是光明的,但它取决于我们选择怎样的路径前往。可能的路

径有两条:第一条我们称之为“抢夺混战”,像一场穿越荒山大漠的赛车,抢夺激烈,充满刺激。但结果却是“欲速则不达”,许多参与者将会中途翻车。

    另一条路径可称为“蓝图规划”,好比在尚未铺筑好的路上谨慎驾驶。开头可

能有几次熄火。能否安全到达目的地,取决于驾车人的原则自律和所有筑路者的技巧和智慧。技术创新在这条路上为人们提供激动人心的刺激。

    无论我们选择哪条路径,这个世界目前所处的两难困境都限制了我们的行动调遣空间。由于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我们正经历能源需求的跳跃式增长。2015年以后,易采石油和天然气的供应很可能无法满足需求的增长。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结果是,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增加其它能源的供给:不仅是可再生能源,还

需要更多的核能以及油砂等非常规化石燃料。增加能源消耗不可避免地要增加二氧化碳排放,而眼下,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关键议题。

    如果选择“抢夺混战”,各国将会担心能源安全是一场零和比赛,有明显的赢家和输家,因而将会迫不及待地确保自身的能源安全。本国煤炭和自产生物燃料的使用量将出现快速增长。政策制定者将会选择阻力最小的路径,不采取措施降低能源消耗,直到供应短缺。同样的,尽管所谈甚多,但温室气体排放仍得不到认真解决,只有发生举世震惊的大事件才会触发政治反应行动。由于反应过迟,因而反应过激,导致能源价格暴涨和波动。

    选择“蓝图规划”就不会那么痛苦,即使初期会出现更多的混乱。全球会出现众多联盟,通过跨国合作,共同应对经济发展、能源安全和环境污染的挑战。多数技术创新会发生在地方,因为大城市将与工业界联手,一起努力降低本地排放。中央政府将会利用能效标准、税收和其它政策手段,提高建筑物、机动车和运输燃料的环保标准。

    另外,世界对政府采取协调行动的呼声将会增大,使得各国政策趋向一致。为工业二氧化碳排放定价的“限制与交易”机制在国际上获得认可。二氧化碳价格的提高会加快技术创新的步伐,带来技术突破。越来越多的汽车使用电力和氢燃料,而工业设施均配备捕集和埋存二氧化碳的装置。

    这两种未来情境看似同样可能,但我们过几年就会知道,十二月份的巴厘气候变化宣言仅仅是空谈,还是全球共同努力的开端。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欧盟、印度和美国的态度如何演变。

    壳牌一直利用自己对未来的预见来为未来做准备,但并不表达自己对其中任何一种可能性的偏好。但是,鉴于眼下我们需要为投资者和我们的后代管理气候风险,我们愿意告知,我们相信“蓝图规划”将导向经济、能源、环境三者间的最佳平衡。为了验证我们的观点,我们查看了麻省理工学院针对气候变化所作的计算。这些计算表明,对二氧化碳进行捕集和封存的“蓝图规划”世界面临气候变化的可能性最小,当然,其它主要人造温室气体排放也要同样降低才行。

    但要使“蓝图规划”世界成为可能,政策制定者必须在建立全球性排放交易体系上达成一致,并在四大领域内积极推动能源效率和新技术的实现。这四大领域是:热力和发电,工业,运输,建筑。

    这要求我们投入艰苦的工作,而时间已经不多了。比如,“蓝图规划”的设想是到2050年时,发达国家所有煤电厂和气电厂的二氧化碳捕集率达到90%,而其中的一半是要在非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实现。现在,捕集二氧化碳的公司一个都没有。由于二氧化碳的捕集与封存只会增加成本,不会增加收入,所以政府需要提供支持以尽快实现对二氧化碳的捕集与封存,同时使捕集与封存的规模大到足以降低全球范围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至少,公司应当因为其捕集和封存的二氧化碳而获得相应额度的碳信用。

    “蓝图规划”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但它为世界提供了不受伤害地走向可持续的能源未来的最大可能。所以,我们应当探索这条路径,用与人类登月和创造数字时代同等的智慧和坚持。

    世界要建立低碳能源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企业可以提出路径方案,但方向盘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将决定我们是应该为一场痛苦的争夺作准备,还是应该为进行真正的团队协作而积蓄能量。

https://prosyn.org/UFtrQh7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