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菲律宾游到目的地或者沉入水底

马尼拉——群星公主号渡轮在菲律宾朗布隆水域沉没的悲剧——船上据信还有成百上千具尸体——充分证明了这个国家不仅在面对自然灾害时异常脆弱,而且也很容易遭受人为灾难的侵袭。允许这艘渡轮直接航行在台风风神所过之处的决策充分反应了相关人员缺乏应有的行为能力。

更糟糕的是,过去11年来,在同样一条航线上已经发生了至少三起其他海洋事故,其中也包括1987年的多纳-帕兹悲剧。4,000多人在那次悲剧中丧生,那起事故也因此被称为和平时期世界上最惨绝人寰的海上悲剧。这项记录为事故死难或失踪人士的至爱亲人在悲痛之余又增添了耻辱的一笔。只要菲律宾当局从过去的悲剧中吸取教训,最近发生的这次事故本来或许能够防止。

菲律宾法律与世界多数司法辖区一样,把交通运输行业定义为一种公共福利。交通运输业并没有被当作传统自由条件下的一般经营行为加以看待,而是被赋予了众多的公共利益。

最让人们关注的是海上旅行一直并将继续充满危险的事实。一千年来,国家一直对海上运输行业实行严格的控制,就是要达到确保海上安全的目的。从理论上讲,菲律宾当局本该加倍努力地完成监管任务。而事实却恰恰相反,马尼拉港口官员和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允许群星公主号启航,尽管气象局已经明确发出警报,认为这艘渡轮正朝着台风眼驶去。因此问题并不在于规章制度,而是在于规章制度的执行能力。

不仅如此,一个安全记录如此可怕的企业还能继续经营本身就非常怪异。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菲律宾作为全世界最腐败国家之一而臭名昭著的事实本身就说明了为什么由不具备资质的船员驾驶的不符合航海规定的船只能够继续在航道上往来行驶。道理非常简单,是菲律宾法治的彻底失败造成了遇难者的悲惨遭遇。

问题的症结部分在于菲律宾法律非常不重视人命的价值。事实上,在菲律宾法院,区区2,500美元就是一条人命的赔偿价值。在这个国家的法典里,人的生命更是一文不值——区区100美元就是法律认定的生命价值。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上述估值也许并不构成犯罪或违约死难者后裔最终能够拿到的赔偿金额的全部。但是,菲律宾法院拒绝承认实际损失和名义道德损失之外的其他损害使那些不履行合同义务的人能够承担得起由此造成的人命损失。

当然,菲律宾法典中也规定了对社会有害行为的惩戒和处罚措施。可菲律宾法院却拒绝把这样的损失赔偿作为一种控制行为,特别是企业经营行为的工具。不久前菲律宾律师企图向美国法院提起环境侵权和人权滥用诉讼民事索赔的努力显示了菲律宾原告多么绝望地试图寻求对玩忽职守和逍遥法外者所造成损失的司法救济。

上述事实解释了为什么尽管群星公主号船主Sulpicio Lines多次犯错,其商业经营活动却仍然能够继续下去。简言之,菲律宾法院没能让该公司为保留不适合航海的船只而付出足够昂贵的代价。

更糟的是,菲律宾的诉讼案件平均需要至少五年的时间才能审理完毕。即使是有能力提起诉讼的人也不得不等待,比如,多纳-帕兹悲剧中的一名原告,足足等候了19年才获赔了$250,000。而一般情况下,菲律宾渡轮和船舶旅客大都一贫如洗,承担不起律师或者法院所要求的高额立案费用。结果,他们不得不接受船主在灾难事故后最终提出的少得可怜的赔偿。

https://prosyn.org/8HxlL2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