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hr10_Todd Korol_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Todd Korol/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化石燃料的故弄玄虚

柏林—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签署后,许多决策者听信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关于如何帮助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说辞。关于“清洁煤炭”、“石油管道为清洁能源融资”、“作为过桥能源的天然气”等天方夜谭式的说辞诱使各国政府纷纷上马新化石燃料项目,即便当前化石燃料产量已经难以阻止气温远超巴黎气候协定的限制,即前工业化水平以上2℃以内。

国际能源署(IEA)估算,在2016年,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投资总量为6,490亿美元,G-20国家化石燃料补贴总量为720亿美元。到2030年,G-20国家新石油天然气项目投资预计将超过1.6万亿美元。

显然,在世界转向去碳化的经济之前,该行业拼命地扩大了产量和利润。而到目前为止,它取得了成功,因为它让政府相信了许多谎言。

首先,有人声称天然气可以成为通往稳定气候的“过桥燃料”,尽管其气候影响往往比煤炭有过之而无不及。事实上,“冲向天然气”到2050年将消耗G-20国家碳预算总量的近三分之二。更糟糕的是,新天然气生产往往不能取代煤炭,而是会取代风能和太阳能项目,后两者现在在许多地区已经比煤炭和天然气更加便宜。大部分天然气生产的新投资至少需要30年的运营时间,这一事实应该足以证明它们无法迅速带来排放的降低。

你也许期待欧盟引领世界走向去碳化未来。但其实正好相反。2014年以来,欧盟为天然气行业提供了10亿欧元资金。而尽管欧盟的2020—2027年预算计划将减少这些拨款,成员国将继续被允许用纳税人的钱来生产化石燃料。但是,据英国气候学家凯文·安德森(Kevin Anderson)和约翰·布罗德里克(John Broderick)的研究,要兑现其气候承诺的话,欧盟必须在2035年完全禁止化石燃料。

另一个行业谬论是我们需要来自石油和天然气扩张的收入为清洁经济转型提供资金。这一前后矛盾的说法成为加拿大政策的出发点,当局仍在推动大型油砂管道新项目。最近,加拿大政府以34亿美元向得克萨斯州能源企业金德尔摩根公司(Kinder Morgan)购买了一条已有65年历史的管道,以确保这一该公司认为风险过大的扩张计划。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GettyImages-959020748

PS Events: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Register now for our next virtual event,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organized by the 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an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ere global experts will consider what lessons the COVID-19 pandemic and other recent crises offer for confronting public health challenges in the years ahead.

REGISTER NOW

公帑的这一用途尤其应该反对,因为这可能锁定推动危险的气候变化的能源。一切重大能源基础设施新投资都隐含着长达几十年的运行周期,因为,即使需求和价格大幅下降,所有者或投资者仍会多多少少捞回一些资本收益回报。因此,在政治上和法律上,项目一旦启动,要叫停就会困难得多。

化石燃料谎言的第三个要素是所谓的清洁煤炭,它通常需要依靠碳捕捉和存储(CCS)技术。政府和能源业一直将CSS包装为解决气候变化的灵丹,因而也是停止有意义的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完美借口。如今,CCS甚至被包装为从大气中“吸走”碳的魔法的促成技术。

CCS最初是为了提高原油采收率(EOR)而开发,这项技术将二氧化碳压缩并泵入旧的储备池,榨取原本无法得到的原油,大大提高了产量,因而也增加了温室气体排放。这项技术已经使用了40多年,特别是在美国。但从经济和能源角度,这项技术的成本都十分高昂:采用CCS的燃煤发电厂产生同量能源必须燃烧更多的煤。

石油公司热衷于支持CCS的主要原因是CCS为它们提供了有补贴的二氧化碳用于EOR。壳牌和挪威石油(Statoil)等公司花了几十年、投入数十亿美元研究和开发CCS,而它们证明这项技术所拿出来的只是几项商业规模的CCS运行项目。显然,CCS在商业上可行的唯一办法是用于EOR,这意味着煤炭本身永远无法成为清洁能源,即使可以用现代过滤装置来减少微粒空气污染。

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经常提出的最后一个论点是它们可以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加“清洁”地执行给定项目。能源公司竞相宣布据称能够改进当前运行效率的技术和手段,好像它们应该有权因此增加等效产量。

但是,和该行业的其他天方夜谭一样,这一逻辑更可能导致锁定,因为企业会投入更多资金用于未经证实的负排放技术和其他将导致化石燃料以来永久化的手段。比如,加拿大的油砂之乡阿尔伯特省正在投资3.04亿美元,明确表示要“帮助[油砂]公司增加产量和减少排放。”

如今,科学和专业知识日益被指责为精英主义的自负,更加了解情况的政府不应该为虎作伥,帮助化石燃料公司从加剧气候危机中渔利。该行业的旋压机有可能给我们所有人挖一个危险的现状陷阱。

全球气候运动正在重新定义这个问题的领导力,但光靠非政府组织和活动家无法带来去碳化的未来。声称要兑现巴黎协定的政府必须拿出切实的计划逐步消灭化石燃料,而不是支持这一行业的继续扩张。

https://prosyn.org/GMkKmR4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