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零净排放势在必行

牛津——世界各国已经就气候变化达成了历史性的协议。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协议要求各国必须采取措施将变暖限制在比前工业化水平高2摄氏度以内,同时“努力”将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协议还要求发达国家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发展援助。但不幸的是,最终谈判放弃了零这个唯一对地球未来真正重要的数字。

零意味着将地球温度稳定在任何水平上我们能够排放的净二氧化碳含量。零、没有、一点不排放。地球的大气-海洋系统就像一个充满了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的浴缸:地球温度将随着排放水平持续增长。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一旦浴缸达到与特定变暖程度相关联的水平(比方说2摄氏度),排放的龙头就必须关上。科学家们一致认为,超出这一水平风险就会非常严重、有可能达到临界点、文明的适应力也无法得到保障。若非如此,大气浴缸将不断混入二氧化碳,导致地球变暖3度、4度、5度,依此类推,直到最终停止排放——或者人类陷入灭绝。越早关闭龙头,气候就会稳定在相对较低的温度上,我们面临的风险就越小,适应全球变暖仅需付出较低的代价。

我们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只有一半停留在大气里——其余的则迅速被海洋和生物圈所吸收。但随着海洋饱和度不断升高和吸收力不断下降,所吸收的二氧化碳量也越来越少。同样,气温升高导致土壤释放出更多的二氧化碳,从而导致温度进一步升高。

毫不夸张地讲,将二氧化碳排出浴缸的唯一方法就是,从字面上理解,将其舀出。自然界存在“再化石化”二氧化碳的方法,但因其速度太过缓慢而很难起到明显的作用。

碳捕获和封存(CCS)���术将二氧化碳从燃煤及天然气发电厂的排放物中滤出并封存在地下。 尽管对浴缸中现有的二氧化碳没有影响,但碳捕获和封存从技术上几乎可以彻底消除煤和天然气排放。但这项技术目前的价格依然昂贵,大规模推广工作进展是非常缓慢的。

一旦实现大规模碳捕获和封存,从空气中过滤现有二氧化碳并将其封存只需再迈一小步。但“二氧化碳处理”技术仍处于相对初级的发展阶段。如果继续沿这条路走下去,我们需要操作的规模将非常巨大。

因此我们正在与时间赛跑。我们能否在浴缸达到巴黎规定的2摄氏度阈值之前将龙头关到零净排放?事实上,即使达到这样的水平可能依然不够。巴黎协议承认,很多科学家认为变暖超过1.5摄氏度就有危险,尤其对发展中国家和岛屿国家而言,适应过程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好消息是如果不论采取何种手段今天停止排放,那么气温将持续升高十年左右,之后趋于稳定。但因为排放的龙头仍然大开着,浴缸里的空间正在迅速耗光。迄今为止我们只需排放低于历史半数的二氧化碳就很可能超越2摄氏度的限定目标。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将在2040-2050年达到这一目标。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科学家和越来越多的商界领袖和投资者呼吁制定必须在变暖超过2摄氏度之前达到零净排放的目标。2015年5月,国际商会和来自世界各地的首席执行官们呼吁设定零排放目标。在巴黎,著名投资人兼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和彭博社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布隆伯格携手赞同零净排放,提出气候变化是威胁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因素。这向世界传递了二氧化碳排放行业要么改变要么消亡的明确信号。它向世人表明,未来属于零排放的技术和企业。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虽然巴黎谈判人士不再要求零净排放,但这应当成为各国计划的目标,得到20国集团的批准,并最终体现在联合国协议当中。对地球而言,要么实现零净排放,要么走向灭亡。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