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antos1_CARL DE SOUZAAFP via Getty Images_amazondeforestation Carl de Souza/AFP via Getty Images

净零不是零

里约热内卢/柏林—从实现“净零排放”的承诺数量来看,世界似乎终于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危机了。在主要排放国中,美国欧盟都承诺到2050年实现这一目标,而中国则打算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甚至石油巨头壳牌BP也计划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

大型科技公司更加雄心勃勃。亚马逊承诺到 2040 年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微软承诺到 2030 年实现“碳负排放”,到 2050 年从空气中去除该公司自 1975 年成立以来排放的所有二氧化碳。谷歌声称自 2007 年以来一直做到了碳中和,计划到 2030 年实现“无碳”。实际上,净零承诺来自经济的各个领域,包括肉类和乳制品行业航空、采矿、金融,和零售。

但这些看似雄心勃勃的目标实际上相当于又一轮漂绿(greenwashing)和危险的干扰,将推迟和阻止真正的气候解决方案的采用。这是因为,净零其实不是零

首先,距离 2050 年还有将近 30 年。做出长期净零排放承诺使政府和企业能够避免现在大幅减排。特别是从气候正义的角度来看,本世纪中叶为时已晚。全球北方的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出于其历史排放量和当前的财富水平,有责任更快地脱碳。

使问题更加复杂的是,许多净零排放计划没有相应的短期和中期减排目标(如到2025年如何)的支持。相反,大多数国家根据 2015 年巴黎气候协定(目前正在更新和评估)做出的国家自主贡献,是基于 2030 年的时间框架。这根本无视了巴黎协定核心的五年评估周期。

更糟糕的是,将“净”纳入气候承诺坐实了排放量实际上不会降至零。相反,排放想必只是通过从大气中消除二氧化碳来抵消——其程度是不明确且有争议的。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2_YA2022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Our newest magazine, The Year Ahead 2022: Reckonings, is here. To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delivered wherever you are in the world, subscribe to PS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As a PS subscriber, you’ll also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On Point suite of premium long-form content, Say More contributor interviews, The Big Picture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许多此类净零计划过度依赖自然生态系统来清除和储存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这引发了当前围绕所谓的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炒作。虽然谨慎恢复自然生态系统对于解决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危机至关重要,但它绝不能用来给污染行业续命。但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还包括将农业转变为与土壤碳市场相关的大规模减排机会的动议

净零计划通常还依赖新奇的技术修复去除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气候地质工程技术,例如带有碳捕获和储存的生物能 (BECCS) 或直接空气捕获 (DAC),风险很高且未经验证——尤其是在气候相关规模上的验证——并且可能对人类和生态系统产生潜在的破坏性后果。无论哪种方式,像 BECCS 和 DAC 这样的“解决方案”都有可能确定未来几十年的化石燃料将继续得到生产和燃烧。

相反,对话需要回到目前缺席高级别政府间会议的真正气候解决方案上来。辩论应该集中在早就应该落实的剥削性和破坏性经济体系的全面转变上。要将全球温室气体 (GHG) 排放量降至真正为零,需要解决导致和不断改变气候危机的多方面的全球和历史不公。

具体而言,原住民和本地社区的权利、生活和生计必须成为一切气候解决方案的核心。这意味着听取这些群体的意见,认真对待他们的做法和建议。加强和保护他们的土地权利是保护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和气候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此外,我们现在需要将化石燃料留在地下。不得进一步开发这些资源,并且必须尽快淘汰现有的化石燃料基础设施,同时实现依赖它们的工人和社区的公正过渡。

远离工业化农业是另一项重中之重。过度集约化、破坏性的生产已经耗尽了地球的土壤和生态系统,正在产生大量温室气体排放,却仅养活了世界人口的一小部分。它是森林砍伐的主要驱动因素,由此造成的生态屏障和缓冲区的破坏可能导致了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

相比之下,生态农业为社会生态转型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并有助于以安全的方式应对气候变化。 这种方法还有助于保障粮食和营养安全与主权,保护生物多样性。

全球北方的过度消费和以利润为导向的世界资源开发必须停止。 相反,我们必须使经济活动与全球社会和气候正义的目标保持一致,从而将福祉和关怀置于我们保护共同环境的努力的核心。

最近的净零承诺似乎雄心勃勃,但它们只是在 50的绿色阴影的幌子下推广了一套新的错误解决方案。 政府和企业必须摒弃漂绿战略。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需要真正的政治意愿来创造真正的变革。

https://prosyn.org/v5toQ4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