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change smoke stacks Lukas Schulze/Getty Images

是否能够避免温室地球?

斯德哥尔摩——近50年前,罗马俱乐部的“增长极限”报告提出警告,如果经济继续在不考虑环境承受力的基础上快速增长,那么世界有可能在21世纪面临生态和经济崩溃。但这样的恶果基本已经发生。据罗马俱乐部最新研究成果显示——且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新报告也重申了这一点——世界很可能无法避免灾难的发生。

很多人错误地将“增长极限”解读为对肆无忌惮的经济扩张的攻击。但事实上,该报告认为,如果人们最终选择极限增长道路,那么需要补充政策(包括资金)的支持,才能保护地球有限的生命支持体系。

上述观点被人们所忽略。相反,世界继续追求肆无忌惮的增长,根本不考虑会产生什么样的环境后果。这使我们在减少贫困、延长寿命和创造财富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步。但它也严重破坏了社会结构和地球的适应力。

就像科学家们已经明确证实的那样,在过去十年中,我们已经进入了人类世这样一个新的地质时期,在此时期的人类行为——尤其是经济行为——一直是影响地球气候和环境的最主要因素。在人类世时期,我们这个星球的生命支持体系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变化。

现在气候变化所构成的危险明确而现实。如果地球温度仅比前工业化时期高2℃,我们就可能无法逆转地走向“温室地球”——在这种假设情境下温度会比今天高出很多、海平面升高显著,而极端天气事件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常见——而且破坏性也更强。

情况并不一定非要是这样。在成立50周年之际,罗马俱乐部升级了“增长极限”报告的“3世界”计算机模型。利用过去50年积累的经济和社会数据,所谓的“地球3模拟”对人类活动的未来影响做出了新的预测。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是我们分析的基础,该目标系各国领导人于2015年达成。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既包括消除贫困和改善健康等社会目标,也涵盖了关键的环境目标,包括终止物种灭绝、保护海洋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为确定世界能否在2030年截止日期前实现这些目标,我们考量了从一切照旧到全面经济转型等4种假设情况

我们的分析显示,一切照旧模式不会在2030年前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领域取得显著进展,也无法提高环境的可持续性。上述以更快经济增长为特征的情景假设甚至会严重威胁到环境可持续性,也许这并不出人意料。

但就连第三种假设情景,也就是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来保护环境,同样可能威胁到地球的稳定。在任何一种假设情景中,人类福祉在短期内都会得到改善,但因为我们已经超越了行星边界和临界点,由此造成的长期破坏都会非常严重。

仅有一种假设情景可以在保障环境可持续性的同时改善人类福祉:那就是向非常规政策和措施转型所带来的“转型变革”之路。在我们的分析中,我们明确指出了上述变革尤为重要的五个领域。

  • 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新报告显示,可再生能源需要实现指数级别的增长,从而使世界从2020年开始实现每十年排放总量减半的目标。
  • 可持续粮食产量必须大幅提高。到2050年养活100亿人口需要彻底改革现有粮食系统,每年均须额外实现1%可持续集约化的目标。
  • 发展中国家需要全新发展模式,学习中国、哥斯达黎加、埃塞俄比亚和韩国等国家,重点强调发展的可持续性。
  • 世界必须大幅减少不平等,确保最富有的10%拿走不超过40%的总收入。
  • 最后,我们必须通过斥巨资用于普及教育、性别平等、医疗保健和计划生育来稳定全球人口。

我们并没有说这是一份世界所需转型改革的明确清单。我们的关键信息是,平衡增长和可持续性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全球范围内的结构和社会转型。

好消息是,我们相信实现这里提出的转型假设完全有可能。已经有迹象表明,市场力量可以刺激一场新的能源革命——上述革命既具有经济吸引力又具有技术可行性。支持可持续农业发展的技术已经存在,某种形式的可持续农业技术已经在约29%的农场实际应用。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儿童人数已经不再增长,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达到了“儿童巅峰”。

但发展可再生能源依然面临着很大的政治障碍,减少不平等所面临的挑战就更加严峻。更糟的是,在全球领导人同意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三年中,对多边主义的反对却越来越强烈。恰恰是在我们最需要全球合作的时刻,许多国家正在转向民族主义、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

绝大多数理性分析人士认为,保持地球健康以支持经济长期蓬勃发展是一项很好的投资。但就像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那样,这样的长期思维并不总能带来政治上的成功。为保护我们的星球——还有我们的文明——像罗马俱乐部那样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https://prosyn.org/G9OeD0y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