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a1_LOUISA GOULIAMAKIAFP via Getty Images_pollutionoceantrash Louisa Gouliamaki/AFP via Getty Images

拯救自然,事不宜迟

华盛顿—世界正站在十字路口。地球生物的未来——从而也是我们的未来——危在旦夕。人类对于丰裕的追求已经超过了限度。研究表明,我们已经改变了75%以上的地球无冰土地。地球一大半宜居表面被用来生产粮食,荒野占地球土地面积已不足25%。海洋也好不到哪去。过去几百年中,90% 的大型鱼类从海洋中消失,63%的存量被过度捕捞。

更糟糕的是,1970年以来,工业、农业和毁林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大幅增加。人类造成了变暖加速,我们已无法继续无视自然面积的损失和气候变化的威胁。

我们已经知道,如果到2030年无法降低土地转换和温室气体排放,就不可能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2℃以内,亦即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此外,即使是1.5℃的升温,也足以给地球生物造成重大威胁,加快已经开始的第六次大灭绝。随着生态系统的崩溃,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物种的生活质量都将下降。

如果生态系统饱受压榨,那么其所提供的自然商品——清洁的空气和水、作物授粉和风暴保护——难免会下降。研究表明,难以获得清洁水以及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暴和干旱的加剧可能在未来30年里让1亿人流离失所。

人类不会是因世界变暖而受损的唯一物种。毕竟,我们与大约九百万种动植物共享地球。随着生态系统的破坏,大小物种都会日益承受压力,要么适应,要么凋零。许多物种将会灭绝,地球需要数百万年时间才能恢复生物多样性的广度和深度。随着地球从根本上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对于人类自身的影响也将是直接而深远的。

为了防止这一情景,我们必须铭记,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永远只成功了一半:它解决了全球变暖的原因,但没有解决所有生命都要依靠的自然系统的威胁。如今,只有15%的陆地 和7%的海洋受到保护。但研究表明,到2030年,我们必须保护两倍于此的陆地和四倍于此的海洋,才能勉强保护基本生态系统,避免气候变化最灾难性的后果。因此,保护自然正是在变暖的世界中维持繁荣的失落的一环。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General-Onsite_Digital_1333x1000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今年晚些时候,联合国气候多样性公约峰会将在中国昆明召开,科学家和其他相关利益方制定了全球自然保护协议(Global Deal for Nature)。这是一份有时间限制、基于科学的极化,旨在到2030年保护30%的陆地和水域。它也是到2050年实现50%的地球保持自然状态的目标的里程碑。在未来十年,我们需要实现比过去一个世纪还要大的保护成就。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全球保护力度迅速且协同地提高。

与受保护陆地和水域数量同样重要的是自然的健康和多样性。陆基保护必须捍卫生态系统,以支持受威胁物种,减轻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在海洋方面,避免物种崩溃和保持可持续渔业需要全面保护重要栖息地、濒危物种和迁徙通道。

任务是艰巨的,但到2030年保护30%的陆地和水域完全是可以实现的。怀疑派会说,我们需要陆地和海洋养活人类——到2050年,地球上预计将有十亿人;而现在提出的保护措施过于昂贵和具有挑战性。但已有研究表明,30%的目标只要使用现有消费模式内的现有技术便可以实现,如果政策、生产及政府和企业支出模式能有所变化的话。

此外,维持不断增长的人口所的粮食需求通过当前农地即可满足,只需要减少粮食浪费。但我们还需要恢复近岸手工渔业,发展再生农业,在提供本地和更健康的粮食的同时改造土壤,吸收我们排入大气的碳污染。如果我们将每年补贴不可持续渔业和农业活动的资金中拿出一部分,就能保护每年为人类提供价值125万亿美元的“生态系统服务”的自然。通过辨别和减轻企业的自然风险,我们能够建立让人类和自然界都受益的可持续经济。

我们有机会实现这一点。保护更多自然世界是一个宏伟的目标。但这个目标能够保护人类以及与我们共享地球的所有物种的灿烂的未来。全球自然保护协议以及巴黎协定能够拯救地球生物的多样性和丰裕性。我们的未来取决于如何应对挑战。

https://prosyn.org/78Hh6o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