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撕下气候变化否定者的面具

斯坦福——1992年5月9日通过联合国气候框架公约25年后,世界仍未能落实一项有效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条约。现在,随着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深入调查延误背后推动势力的时机已经成熟。

贯穿20世纪90年代,美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贸易协会及游说集团美国石油学会(API)一而再再而三地根据由保罗·伯恩斯坦(Paul Bernstein)和大卫·蒙哥马利(W. David Montgomery)这两位经济学家所创造的经济模型,提出推行有利于气候的政策将会极其昂贵。美国石油学会利用伯恩斯坦和蒙哥马利的预测声称就业损失和经济成本将超过环境效益,从而成功地延缓了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实施。

上述论据在1991年被用来破坏控制二氧化碳理念; 1993年,反对克林顿政府提出的BTU税(即按照热量和碳含量征收的能源附加费);1996年,反对联合国日内瓦会议目标(COP2);1997年,反对联合国京都会议目标(COP3);并在1998年,反对京都议定书的落实。美国石油学会的游说计划不止一次得到了运用,并且也取得了效果。

石油天然气行业称其委托曾在夏威夷电气公司供职的伯恩斯坦和曾任美国能源部政策副助理部长的蒙哥马利所写的报告为客观、独立,且是真正经济辩论的产物。比如在日本京都会议1997年召开前,石油公司在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刊登的一则广告中基于一项查尔斯里弗公司(CRA)刚刚发布的研究结果,“限制碳排放的成本可能在每吨碳200美元到580美元之间”。美孚公司并未指明谁是这篇CRA报告的作者(伯恩斯坦和蒙哥马利是两位最主要的作者),也没有指明谁为这份报告提供了资金(出资人是美国石油学会)。

美孚公司的信息颇具误导性,但伯恩斯坦和蒙哥马利的分析是否真有缺陷?想想看:他们忽略了气候变化的负面成本,提出清洁能源在价格方面永远无法和化石燃料竞争,但事实其实并非如此。他们声称得到的结果其实已经被事先设定。

石油天然气行业因为践踏公众信任而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美国人民最终选出的小布什总统相信了石油行业的谎言,并下令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

六年后,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用同样的诡辩宣布,巴黎气候协定将破坏美国经济,而且截止2025年将令美国损失约27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多数是建筑业岗位。特朗普上个月透露这种计算方法“来源于国家经济研究学会。”

如果你想知道刚刚在3月发表的特朗普所引述报告的前两位作者——他们是伯恩斯坦和蒙哥马利。这次,他们的雇主是美国资本形成理事会,这是一家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智囊和游说组织,曾多次委托进行存在严重缺陷的研究工作,目的是挑战气候政策。

整个20世纪90年代,石油天然气行业及其盟友完善了阻止美国支持重大全球气候变化举措的艺术。 大师似乎已经回归,而且他们的主张没有改变。他们的主张从来未曾改变。

除出资进行声称气候政策会损害美国经济的研究活动以外,石油业还一贯宣称应对全球变暖的举措会对美国产生特别的损害,这些举措不会降低风险,而且可能防止缓解贫困。上述所有三个附加论点也同样出现在特朗普有关巴黎协议的公告当中。

当乌龟爬到旗杆顶端,你当然知道它不是凭借自己的力量。与25年前一模一样的四个论点重新出现,这些论点最早来源于因延缓气候政策而获益的行业——这些论点之所以能够大获成功,恰恰因为他们在公众面前隐藏了自己的来源和真正目的——这与乌龟扭动的四只脚何其相似。

如果历史重演,下面的事件会在今后几个月内发生:行业赞助的经济“研究”、华而不实的在线内容、智囊报告、以及经过粉饰的合法组织假扮基层机构。这些是经过时间检验的石油及其他行业战略,用于阻止、阻挠和控制气候政策。

我们决不能容许业界继续阻挠气候政策。这意味着追踪支持拖延改革的伪科学的资金,并且揭露向公众兜售虚假辩论结果的相互勾结的学者。

数十年前被化石燃料行业利用来阻止气候政策的同样的观点和人又回来了。为了人类的利益,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再次得逞。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