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条叫发展的鱼

日内瓦—刚刚实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预示着全球发展新时代的开始,这个时代有望以人民、地球、繁荣、和平和合作的名义改变世界。但前途和努力之间差着十万八千里。而尽管全球宣言十分重要——它们强调融资、引导政治意愿——但今天的承诺过去也曾做出过。

事实上,SDG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如何影响其他国际谈判,特别是最复杂、争议性最强的谈判。一个早期考验是全球海洋委员会(Global Ocean Commission)积极推动的目标:“保护和可持续地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为可持续发展服务。”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12月,全球政治领袖将在内罗毕出席第十届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届时他们将有机会推进这一目标的一个最重要的次级目标(target):在2020年前禁止助长过度捕捞和非法的、不报告的和不受监管的捕捞的补贴。

这不是一个新的雄心;它多年来一直在世贸组织的日程上,并纳入了其他国际可持续发展宣言。但是,即使在今天,各国每年对渔业捕捞的补贴高达300亿美元,其中60%直接用于鼓励不可持续的、破坏性的乃至非法的行为。由此导致的市场扭曲是世界渔业长期管理失调的主要因素,据世界银行估计,渔业管理失调2012年给全球经济造成83亿美元的损失。

除了融资和可持续性担忧,这一问题还导致了关于平等和公正的紧迫问题。富裕经济体(特别是日本、美国和西班牙)以及中国和韩国占全球渔业补贴的70%。这些转移支付资金导致成千上万依赖捕鱼为生的社会难以与获得补贴的对手竞争,而工业化远洋捕捞耗尽了海洋资源,让数百万人的食品安全受到威胁。

在西非,捕鱼事关生存和健康,但正在遭到特别严重的冲击。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外国船只(特别是来自欧盟和中国的船只)开始在西非沿岸进行工业规模捕捞,这让许多本地渔民难以为生活养活家庭。

据政府统计,从1994年到2005年,塞内加尔捕鱼量从95,000吨下降到45,000吨,传统独木舟数量也减少了一半。2005年,随着渔业存量的暴减,5,000人决定将闲置渔船用作其他用途,逃往西班牙加纳利群岛。一年后,3,000多人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据估计有6,000人溺亡。如今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欧洲的难民大军中也不乏塞内加尔和毛里求斯渔民和他们的家庭。

在公海,这一扭曲状况更加触目惊心。据渔业经济学家的数据,一些世界最富裕国家的补贴是在沿海国家200英里专属经济区外进行大规模工业捕捞有利可图的唯一原因。但鱼群不会遵守国际边界,据估计42%被商业捕捞捕获的是在专属经济区和公海之间游弋的鱼群。因此,远海工业捕捞破坏了发展中国家主要依靠手工进行的沿海捕捞。

2020年取消有害渔业补贴不但是保护海洋的关键;它还影响我们实现其他目标的能力,比如结束饥饿、实现粮食安全以及降低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性的承诺。

世贸组织和新实施的SDG的信誉悬于内罗毕会议。全球海洋委员会已经提出了一份明确的三步走计划取消有害的渔业补贴。所要的只是政府最终同意终结它们所造成的不公和浪费。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幸运的是,有一些令人鼓舞的信号。近60%的世贸组织成员支持控制渔业补贴,而来自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发展中国家集团的支持——以及欧盟在增进透明度和报告方面的贡献——为这一努力提供了新动力。内罗毕会议前所实施的项目被称为“NZ+5计划”。该计划由新西兰、阿根廷、冰岛、挪威、秘鲁和乌拉圭共同出资,将消灭影响过度捕捞存量和助长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监管的捕捞的补贴。

全球海洋委员会敦促剩余40%世贸组织成员——特别是目前阻挠这一进程的大国——接受相对温和的方案。地球和海洋的可持续未来命悬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