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为何特朗普不能胁迫中国

坎布里奇—美国总统特朗普接二连三地破坏战后国际经济秩序,许多国家为此战战兢兢。评论家搜索词库来描述他对领导力的传统规范和现代民主社会的忍耐极限的挑战。主流媒体不得不面临一位有时候极度无知又对自己所说的话深信不疑的总统,踌躇着要不要将显然子虚乌有的言辞打上谎言的标签。

但也有人认为,在一地狼藉的表象下,特朗普政府从全球化的混乱大撤军有其经济理由。根据这一观点,美国受骗让中国崛起,总有一天会后悔。我们经济学家倾向于认为美国让出世界领导地位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很重要的一点是承认美国反全球化运动的根源比蓝领工人被夺权(disenfranchised)深刻得多。比如,一些经济学家反对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一个由12个国家组成的贸易协议,覆盖了全球经济的40%)的原因很可疑,他们说这会伤及美国工人。事实上,TPP在打开日本国门上的作用远远大于对美国的影响。拒绝TPP只能为中国创造在经济上主宰太平洋的机会。

美国民粹主义者或许是受到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作品的启发,似乎对一个事实视而不见:全球化让中国和印度的数亿极端贫困人口跻身全球中产阶级。亚洲崛起的自由派观点是,这让世界更加公平公正,个人的经济命运不再主要取决于他出生在何处。

但一个更加愤世嫉俗的观点体现了民粹主义逻辑,即,由于过度沉迷于全球主义,美国埋下了自身政治和经济毁灭的祸根。特朗普主义利用了这一国家危亡感;有人认为他能够为此做些什么。其目标不仅仅是让美国就业岗位“回家”,而是建立一个能扩大美国主宰地位的体系。

 “我们应该关注我们自身”是特朗普之流的口号。不幸的是,以这种态度,美国很难维持几十年来为它带来无穷好处的世界秩序。不要弄错了:美国一直是大赢家。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大国可以与美国比富,而从全球标准看,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仍然十分优渥。

是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尔尼·桑德斯(Bernie Sandees)说丹麦是理想的居住地,它做对了很多事。诚然如此。但是,他也应该提一下,丹麦是一个相对同质的国家,其560万丹麦人对移民的容忍度很低。

不管好坏,全球化的列车早已出站,认为有人能让它回头的想法简直幼稚。1972年美国总统访问中国之前,还有可能做出不同反应,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一可能。中国的命运,及其在世界中的作用,现在掌握在中国人民和他们的领导人手中。如果特朗普政府认为可以通过与中国打一场贸易战来让时光倒流,中国经济和军事发展加速和减速的可能性将是一半对一半。

目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只是试探,其早期反贸易论调主要集中在墨西哥。尽管特朗普大肆抨击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可能只会对美国贸易和就业产生非常温和的影响,但他试图羞辱墨西哥,要墨西哥人为他的边境筑墙计划买单,好像墨西哥是美国的殖民地似的。

美国动摇其拉丁美洲邻国的做法十分愚蠢。从短期而言,墨西哥的制度应该十分稳固;但从长期而言,特朗普主义将煽动反美情绪,不利于同情美国利益的领导人。

如果特朗普政府尝试对中国采取类似的粗暴策略,它将大吃一惊。中国拥有金融武器,包括数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对华贸易的破坏可能导致低价商场价格飙升——比如沃尔玛和塔吉特(Target)——而它们是许多美国人日常生活的依靠。

此外,亚洲的大片区域,从台湾到印度,都将受到中国侵犯的威胁。此时此刻,中国的军力仍相对较弱,如果与美国爆发常规战争可能会输;但这一局面正在迅速改观,中国有望很快就拥有自己的航空母舰和其他更先进的军事力量。

美国无法“赢得”对华贸易战,即使获胜,也是两败俱伤。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艰难的谈判以保护其亚洲盟友和对付流氓国家朝鲜。而取得特朗普所说的他所追求的好交易的最佳办法是采取更加开放的对华贸易政策,而不是发动毁灭性的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