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唐纳德·特朗普的气候幻想

纽约——传奇故事记载卡努特国王曾把他的奉承者带到海边,向他们展示即使国王也无法指挥海浪,告诉他们自然规律比人类的法令更强大。可惜唐纳德·特朗普打心底里相信他的行政命令可以挡住海浪。

特朗普的周围都是密友而不是阿谀奉承者,他们和他们愚蠢无知的国王认为否认气候变化就可以恢复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财富和荣光。他们想错了。贪婪不会扭转人为的气候变化,而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也不会阻止全球逐步淘汰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并代之以风能、太阳能、水电、核能,地热等低碳能源的步伐。

不到100天,我们就清楚地看到特朗普生活在幻想的世界当中。他发布政令、吼叫着发布命令,半夜发布推特,但这些都于事无补。切实存在、而不是他专事“掩盖”的事实——不断拆穿他的谎话。这些事实既有物理规律;也有法律;法庭裁决;程序;还有选民,仅有36%的选民满意特朗普的工作表现。此外还有中国,中国在技术和外交领域从这个无能的美国总统所做出的每一项自我毁灭的举动中受益。

最新的幻想涉及气候变化问题。特朗普已经发布行政命令,声称将扭转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气候政策。他的命令将废除美国环保署的“清洁能源计划”规定;压低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及运输所产生的甲烷排放的控制标准;并结束环保署所颁布的“碳社会成本”的使用规则,实行这项规则的目的是要衡量气候损害所造成的额外二氧化碳排放的美元价格。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这些新举措将在煤炭行业创造新的工作岗位,实现美国“能源独立”,并促进经济增长。不仅如此,特朗普最近授权修建从加拿大艾伯塔省到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基斯顿输油管道,目的是实现加拿大油砂与美国炼油厂之间的连通。奥巴马曾以恶化全球变暖为理由拒绝批准这个项目。

特朗普最主要的动机是服务于美国煤炭、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经济利益,上述行业为国会和州政府共和党人提供充足的竞选资金和媒体支持。简言之,这是一种政治腐败:用政府政策来交换竞选资金。

埃克森美孚、雪弗龙、美国商会和科赫工业都是主要的参与者,几乎所有共和党国会议员都参与了这种可耻的行动。他们准备在公众面前扮演傻瓜——否认气候科学和全球变暖——只要这样做能维持竞选资金流。无论特朗普自己是否能蠢到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他都清楚自己的行政命令能让共和党当权派笑逐颜开。

但就像特朗普所做的太多决定一样,他的所作所为更多是言胜于实,耀武扬威。首先,特朗普无法阻止海浪,也无法阻止全球变暖所导致的海平面上升。科学是真实的,即使特朗普乐于宣扬他对科学的无知。

其次,世界知道全球变暖是真实的。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在2015年签署了巴黎气候协定。这个星球刚刚经历了有史以来最热的三年。海洋温度正在大幅变暖(最近已经导致93%的澳大利亚大堡礁被损害)。特朗普的愤世嫉俗和无知无法改变人们的意志,也不能在全球范围内吸引追随者。

不仅如此,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将在法庭受到挑战,几乎肯定他将会输。他将在西弗吉尼亚吸引少数选民并得到科赫工业的赞誉。但他却无法推翻环保局对二氧化碳排放的监管规则。

上述标准受到“清洁空气法案”的保护,特朗普很难在国会获得足够多的支持从而修改这项立法——他离所需的票数相差很多。而且美国选民绝大多数赞成从化石能源转向可再生能源。即使美国的政治像今天这样腐败,仍然不得不听取选民的看法。

特朗普也无法让垂死的煤炭工业起死回生。今天所有人都反对煤炭使用。它导致矿工和生活在燃煤电厂附近的民众患上肺病。单位煤炭比单位石油和天然气释放更多的二氧化碳,煤炭和所有化石燃料越来越多的面临来自风能、太阳能、水电和其他零碳能源的竞争。

至于工作机会,煤矿开采的自动化已经导致整个行业在1.5亿的劳动大军中仅雇用百八十万采矿工人。无论有没有特朗普,采矿业在未来美国就业趋势中都将不会发挥重要的作用。

出于同样原因,我打赌耗资数百亿美元的基斯顿输油管道将永远不会开工。世界不需要加拿大的油砂,因为世界迫切需要向零碳能源转型。加拿大的油砂开采非常昂贵、污染程度高且远离市场。尽管得到特朗普的批准,但投资者很有可能拒绝投资一条在使用年限远未结束前就很可能破产的管道。

中国、欧洲甚至海湾地区都不会被特朗普的举所作所为所动摇。中国决意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清洁空气,并成为21世纪光伏和电动汽车等低碳技术的领导者。欧洲正在快速走向零排放经济。海湾国家正在部署新的大规模可再生能源生产能力,尤其是太阳能。

归根结底,我们可以为美国总统的愚蠢和美国共和党的腐败而感到惊讶。但我们不应相信特朗普的气候幻想将改变全球现实或改变巴黎气候协定的执行状况。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