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golese woman cleans an area of land to start to cultivate crops JOHN WESSELS/AFP/Getty Images

非洲女农民的金融平等

内罗毕—放眼世界,#MeToo(我也是)和#TimesUp(时间不多了)等社会运动正在激发关于妇女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所遇到的不平等行为的重要讨论。在一些例子中,这些讨论已经引起妇女的职场、家庭和社会待遇发生了可测的改变

不幸的是,争论的焦点大多集中在西方妇女,或城市妇女。农村妇女,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赤贫女农民,无法从最近的性别平等关注中获益。但要想填补非洲的性别差距,非洲妇女所面临的独特障碍必须成为全球对话的一部分。

撒哈拉以南非洲是全世界性别最不平等的地区之一。据联合国开发规划署(UNDP),“认知、态度和历史性性别角色”限制了妇女很难获得医疗和教育,导致家庭责任分配畸形、就业岗位隔离和性暴力。

但也许撒哈拉以南非洲性别平等的最大障碍是钱;简言之,妇女所有的钱更少。据世界银行,37%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妇女拥有银行账户,而男性的这一比例为47%。此外,尽管两种性别的这一百分比都很低,但令人担忧的是过去几年差距有所扩大,尽管全世界穷人的可用总融资额在稳步增长。

如今,妇女主导着非洲最重要的产业——农业。但这并没有让妇女获得更大的财务控制权。一个说明这一缺陷的指标是借贷率:在我的组织开展工作的东非,与男性相比,妇女用于农场相关活动的借款要少13%。文盲、有限土地所有权以及代理和流动性限制共同降低了妇女获得农业融资的渠道。

这些障碍对于社会和经济进步产生了巨大影响。首先,缺少资本让妇女难以购买高质量种子和肥料,甚至无从获得农地,进而反过来降低农业生产率。该地区庄稼收成也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部分原因就在于妇女无法对农业作业的进行足够的投资。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性别不平等还会带来巨大的宏观代价。UNDP估算,无法让妇女融入国家经济中导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每年共计950亿美元的生产率损失。当贫困中的妇女无法工作或对社会做出贡献时,增长也会停滞。

另一方面,当女农民能够获得融资时,带来的好处绝不仅限于田间地头。金融赋权被证明能够增加妇女在社区决策中的参与度。此外,妇女金融包容有助于解决社会边缘化和改善家庭福利;当母亲对家庭财政拥有一定控制权时,她们的孩子死于营养不良的可能性更低,茁壮成长的可能性更高。

从这些收益看,问题不在于非洲农村妇女是否需要扩大农业相关资本的渠道,而在于如何实现。一个方案是在制定授予贷款的融资方案时要考虑教育和流动性的差异。要让女童和妇女充分得益于可用融资,考虑社会歧视是关键。另一个选择是牵线搭桥让妇女能够与她们的丈夫讨论金融包容问题。

但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是金融机构要承担领导作用。如果银行和贷款服务商提供满足妇女需要的产品,就会有更多妇女能够获得金融资源。比如,银行可以为传统上由妇女种植的作物——如花生和向日葵——设计专门的贷款计划。金融机构还可以鼓励妇女在农民合作中的领导力,支持妇女出售收成的市场。

以当前的金融包容水平,世界实现性别平等还需要200多年。这是不可接受的。通往妇女赋权的进步不应该如此缓慢。如果政府、国际行动方和金融业共同制定和保持更加注重性别平等的政策,情况不会那么糟糕。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0JcOlRf/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