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可持续发展经济学

巴黎—今天的经济学争论通常由两大学派主宰。自由市场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应该减税、减少监管、改革劳动法,并让路使消费者消费、生产者创造就业。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应该通过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提振总需求。但两种方法都没有带来好结果。我们需要新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学,让政府推进新型投资。

自由市场经济学为富人创造了了不起的结果,但给其他所有人带来了非常悲惨的结果。名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府缩减社会支出、就业创造、基础设施投资和职业培训,因为向政客选战提供献金的富有老板把自己服务得很好,即使在周边社会举步维艰时也是如此。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凯恩斯主义方案——货币宽松和大规模预算赤字——远远不能带来承诺的结果。许多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尝试了刺激性支出。毕竟,大部分政客都喜欢花不是自己的钱。但短期提振因为两大原因没有奏效。

首先,政府债务大幅上升,而信用评级大幅下降。就连美国也失去了AAA评级。其次,私人部门并没有以增加商业投资、雇用足够多新员工的方式做出反应。相反,公司囤积了大量现金,大部分保存在免税的离岸账户中。

自由市场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问题在于它们误解了现代投资的性质。两大学派都认为投资由私人部门领导,这是因为税收和监管较低(自由市场模型)或总需求较高(凯恩斯主义模型)。

但今天的私人部门投资取决于公共部门投资。我们的时代特征是互补。除非公共部门投资了,并且投资得相当明智,否则私人部门将继续囤积资金或以分红或回购的形式将它们返回给股东。

关键是思考六种资本商品:商业资本、基础设施、人力资本、知识资本、自然资本和社会资本。所有这些资本都是生产性资本,但作用大不相同。

商业资本包括私人公司的厂房、机器、运输设备和信息系统。基础设施包括公路、铁路、水电系统、光纤、管道、机场港口等。人力资本是指劳动力的教育、技能和卫生。知识资本包括社会核心科学和技术知识。自然资本是支持农业、健康和城市的生态系统和基本资源。社会资本是使有效贸易、金融和治理成为可能的公信。

这六种形式的资本以互补的方式起作用。没有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本,商业投资就不可能盈利。如果社会资本(信任)耗尽,金融资本也无法运行。没有自然资本(包括安全的气候、肥沃的土壤、易得的水源和防洪措施),其他类型的资本就很容易失去。

过去,投资比现在容易很多。发展的关键是基础教育、公路和电力网络、功能健全的港口以及能够进入全球市场。但是,如今基本公共教育已不再足够;工人需要高度专业化的技能,这一技能来自职业培训、高文凭和结合了公共和私人融资的学徒计划。交通必须更加智能,而不仅仅是政府道路建设;电网必须反映低碳电力的迫切需要;各国政府还必须投资于新类型的知识资本以解决前所未有的公共健康、气候变化、环境恶化、信息系统管理等问题。

但在大部分国家,政府并没有在投资过程中起到领导、指引乃至共享的作用。它们在拖后腿。自由市场理论家认为政府没有能力进行生产性投资。凯恩斯主义者也没有厘清我们所需要的公共投资类型;对他们来说,支出就是支出。结果是公共部门真空和公共投资不足,这反过来又拖累了必要的私人部门投资。

简言之,政府需要长期投资战略和融资方案。它们需要更好地明白如何区分公路、铁路、电力和港口投资的优先顺序;如何通过转向低碳能源系统让投资在环境上更加可持续;如何训练新员工为体面工作而不仅仅是底薪服务业岗位做好准备;以及如何在信任缺失、腐败横行的当下构建社会资本。

简言之,政府需要事先学习和思考。这也与经济学主流背道而驰。自由市场思想家希望政府什么都不要想;凯恩斯主义者希望政府只思考短期,因为他们原因凯恩斯的著名评论,认为“长期看,我们都死了。”

有一种思想,被华盛顿视为异类,但值得深思。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国依赖公共投资的“五年规划”,该规划由国家发改委负责管理。美国没有类似的机构,或者说确实没有系统性地负责公共投资战略的机构。但如今所有国家都需要五年规划甚至更多;它们需要20年、跨越一代人的战略以构建二十一世纪的技能、基础设施和低碳经济。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近,G-20迈出了方向正确的一小步,将强调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作为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共同责任。在未来几年中,各国政府将商谈新的可持续发展融资全球协议(2015年亚的斯亚贝巴会议)、可持续发展目标(2015年9月联合国大会)和气候变化(2015年12月巴黎会议),我们需要更多的类似思维。

这些协议有望带来更好的人类未来。要想成功,新的可持续发展时代应该带来新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