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ri1_Qamar SibtainIndia Today GroupGetty Images_indiagasstationfuel Qamar Sibtain/India Today Group/Getty Images

应把化石燃料补贴花在流行病救济和穷人身上

雅加达/剑桥,马萨诸塞州—除了带来健康损害和人员伤亡,2019冠状病毒病的大流行正威胁着二十多年来发展中国家在减贫方面取得的大部分进展,甚至会使其发生逆转。受疫病打击最严重的那些国家需要大量新支出才能得到保护。与发达经济体一样,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推出了新计划或扩大化项目,以防止经济崩溃和普遍饥饿情况的出现。但是,许多国家还无法达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那样的支出规模。现在已经有至少100个国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寻求帮助。

目前有一种前景光明的融资方式,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油价暴跌为彻底取消化石燃料补贴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这不仅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它还允许政府把更多的支出投向穷人,并为与危机相关的债务进行融资。

几十年来,从厄瓜多尔到印度尼西亚,许多国家都对汽油和其他燃料进行补贴,补贴的方式通常是固定油价。在这一政策下,油价上涨时政府的补贴也会上涨,但汽油价格保持不变。

从历史上看,燃料补贴在发展中国家一直很受欢迎。在这些国家,由于大型非正规部门以及缺乏记录,政府很难确定究竟谁才是穷人。在移动支付的使用和银行服务的拓展之前,直接向公民提供现金或食物往往会为腐败提供温床。而燃料补贴则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个方法,因为在此之下,每个人都可以受益,这种获益在成品油价上体现得很清楚。

问题在于燃料补贴加剧了对燃料的过度使用,这对环境造成了可怕的影响。经济学家经常指出,与其补贴燃料,我们还不如通过征税来解决这些外部性问题。一项最近的研究估计,仅取消石油和天然气补贴就可以将2015年的全球碳排放减少5-6%,如果再取消煤炭补贴,该年全球碳排放则可以减少28%。

燃料补贴在扶贫方面也是低效方式,尤其是在已经有了更好的方式对福利进行确定分配的情况下。虽然穷人和中下阶层的家庭确实受益于燃料补贴,但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家庭受益更多,因为他们往往会购买更多燃料。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5年的一份评估报告来看,20%最富有家庭获得的燃料补贴是20%最贫穷家庭的6倍。而且燃料补贴的数额通常非常高,尤其是在油价水涨船高之时。例如,印尼2018年在燃料补贴上的支出占GDP的3.1%,但在卫生方面的支出仅占GDP的1.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2_YA2022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尽管这些政策有明显的缺陷,但在许多国家这些政策仍在实行。在正常情况下,取消燃油补贴意味着燃油价格将大幅上涨,这往往会引发广泛的抗议。如果所有人都将燃油价格上涨解读为调整其他价格的信号,那么这也可能导致通货膨胀。

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尽管大流行的经济影响波及了大多数的金融市场,但它对全球油价的打击更为严重。经通胀调整,实际原油价格已下跌至少一半,从危机前的每桶约60美元降至目前的每桶约25至30美元。在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期间,油价一度跌至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当下的情况为彻底取消燃料补贴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史上最低的油价意味着许多国家可以在不引发成品油价格变动的情况下让市场来设定燃料价格。一旦全球石油需求(以及价格)得到恢复,这些国家将不再需要每年数十亿美元的燃料补贴。这些节省下来的资金可以用来偿还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产生的债务,并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社会援助计划提供资金。同样重要的是,这些国家将不再积极为气候危机的缓解提供资金。

在当前机会溜走之前,各国政府应允许燃料价格自由浮动。印尼已经吸取了这一惨痛教训。2008年,随着金融危机导致世界油价下跌,印尼政府减少了燃油补贴,调整了国内燃油价格,但保持了燃油价格不变。当油价在经济复苏期间上涨时,印尼政府不得不开始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燃料补贴以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仅仅几年后,这种循环再次出现。本文作者之一巴斯里夫(Basri)在2013年担任印尼财政部长期间, 提议减少国家的燃料补贴,让燃料价格浮动起来。尽管政府愿意迈出第一步,但它最终还是决定维持价格不变。当油价上涨时,这家国有石油公司发现自己身处难以提供数十亿美元补贴的困境之中。

当前创纪录的低油价带来的变化将有助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减缓气候变化。当燃料价格开始上涨时,取消补贴也会释放政府预算。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必须抓住时机,既要为应对大流行提供资金,也要向最需要的人提供专项援助。

Translated by Guo Yanjun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sAQOzm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