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hite7_Getty Images_globalization Getty Images

全球化更环保

旧金山—关于如何实现气候目标——尤其是向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转型——的争论让很多人猜测世界将去全球化。一些人认为,由于贸易流动从生产和运输中产生温室气体,因此,根据定义,可持续经济必须不那么全球化。 

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研究表明,情况恰恰相反。实现净零排放所需的材料、创新和资本分布不均,因此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共享。如果没有商品、服务、融资和无形资产的跨境流动,限制全球变暖将难于上青天。世界贸易组织在其最新年度报告中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报告概述了贸易如何在帮助各国减少排放和建立气候适应能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首先,没有一个经济体是自给自足的。我们的研究发现,世界上各主要地都至少有一种重要类型的资源或制成品25%以上(按增值计算)需要进口。在国家层面,对于实现净零转型所需的投入,这个数字可能还要高得多。此外,产品源于少数地方的情况,在每个地区和部门都存在。例如,今天全球超过75%的锂(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部件)供应来自澳大利亚和智利。

使 产生 大部分温室气体排放的部门(包括电力、运输和重工业)脱碳需要投资低排放技术,支持基础设施。这些资产的建设和运营将反过来取决于三个重要的投入:新矿产资源、新燃料和规模化复杂制造。联动供应链的国际网络对于生产所有这些至关重要。

以矿物为例,包括铜、锂和稀土。鉴于它们对电动汽车、可再生能源和全面电气化生产的重要性,所有这些对实现净零排放都至关重要。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供应将需要迅速扩大——在某些情况下多达 八倍 (尽管使用回收材料,或减少或完全取代对某些矿物质的需求的创新,可能会改变需要多少新的供应的确切数字)。

在全新供应的情况下,采购其中许多矿物将需要全球流动,因为提取和精炼在地理上是分散的。世界上约70%的在刚果(金)开采,近三分之一的在印度尼西亚开采,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探明储量所在地。中国加工许多最关键的矿物,包括锂、钴和石墨,但也依赖其他国家的关键步骤或技术。例如,日本和韩国专长于涂覆球形纯化石墨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至于净零转型所需的新燃料, 氢及其衍生物提供了许多潜在的用途,特别是长途货运和炼钢。在这方面,供需来源之间的地理不匹配也意味着全球贸易可能至关重要。 国际能源署 估计,如果目前正在开发的项目按计划完成,到2030年,每年可出口约1200万吨低排放氢气。

最后,部署太阳能电池板和电动汽车等制成品也依赖于全球供应链。各国更广泛地参与贸易流动可以激励创新,提高效率,有助于降低这些技术的成本。

全球化的必要性不仅仅在于货物流动。确保可持续的未来需要大量投资,发展中国家在净零转型上的花费可能需要占GDP的更高比重。气候解决方案投资的财政空间有限,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增加获取跨境资金流动的渠道。

创新在开发和应用新型气候技术方面同样重要,而这也取决于跨境流动,只是流动的是知识产权和数据等无形资产,以及高技能工人;两者都可以促进发明,降低成本,增加获取机会。这些与知识和专门技能相联系的流动已经取代制成品贸易,成为 全球一体化的驱动力

所有这些类型的流都是联动的。如果各经济体实施供应链本地化或多样化的战略——无论是减少与贸易相关的排放还是建立韧性——对资本和无形资产的需求都将更大。例如,在国内建造一家生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工厂可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

即使在高度连通的世界中,实现可靠、安全且负担得起的净零转型也需要大幅扩大跨境流动。必须开发新的生产来源,建立新的供应商关系,追求新的全球一体化形式。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将使这项任务更加复杂和艰巨。但替代选项——放弃全球化——只会使气候变化的影响更加严重。

https://prosyn.org/LKd0sx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