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 urban garden Tom Werner/Getty Images

一位乐观主义者的气候变化指引

发自华盛顿特区——在最近某次上班途中,当车子在高峰时段的马路上一点一点往前挪的时候,我看到一只苍鹭在波托马克河岸边游走。这只优雅的鸟儿及时让我们意识到即便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也能找寻到自然与美。但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乐观主义者也越来越难以对我们这个星球的命运充满希望了。

报道严峻环境状况的新闻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却在2018年大量涌现。一份报告指出,脊椎动物种群数量在过去四十年中下降了60%,只有不到1/4的地球土地依然处于人类活动的影响之外,而到2050年就只剩不到10%的地球陆地面积能免于人为变化的影响。

但最让人警醒的莫过于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警告说在当前的运行轨道下世界将无法达成将全球变暖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所需的排放目标——这个阈值是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设立的。这种失败的后果将随着每错过一个目标节点而升高的一点温度而变得更加极端。

在这些消极趋势中,一些人现在认为世界已经达到了气候变化不可逆转的地步。但正如大自然保护协会的新发现所表明的那样,现在着手改变整个进程还为时不晚。

去年,我们与明尼苏达大学和其他11所领先的学术和研究机构展开合作,评估世界未来的食物,水和能源需求对环境健康的影响。我们发现借助更智能的策略,即使在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情况下也可以满足新增人口所需。

比如说,通过改变人类种植作物的方式和地点,可以减少全球水资源压力并大幅缩小农业土地面积。此外我们的模型表明,世界可以通过加速向更清洁能源的过渡来将全球温度升高幅度保持在1.6°C以下——基本上符合巴黎协定的目标。最重要之处在于这些成果可以在保持当前经济增长轨迹的同时实现。通过在未来几十年内实施一些剧烈但可管理的变革,有可能实现人与自然两者的可持续性未来。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然而尽管有着这类可行性证据,却没几个国家采取紧急行动。在气候上的不作为通常被归咎于“缺乏政治意愿”。但人们很容易忘记气候变化被动性在多大程度上是故意的。比如政策制定者经常抵制对温室气体排放标价,尽管这样做会刺激向更清洁能源的转变。人们也总希望去迎合能源和其他经济部门的现有势力,而不愿意接受气候变化的事实。

我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这一幕。在美国,政策制定者和公共活动家对气候变化的讨论已经持续了30年,但只取得了微薄的成果。就在去年11月,也就是10月份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那份令人震惊的报告发布几周后,华盛顿州——也是美国在环境问题上态度最为进步的其中一个州——碳税公民投票以失败告终。而世界各国仅采取了零零散散的举措来保护生物多样性。事实上,很少有国家有望实现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许多政府在批准生态敏感地区的开发时实际上放松了保护。

此外众多国际气候和环境协议往往缺乏强制力。虽然已经在最终确定所谓巴黎规则手册——这些规则将管理巴黎协议的执行——方面取得了进展,但大多数监督纠察机制都被那些将短期成本置于长期利益之上的国家所抵制。

事实上,很大一部分问题恰恰源自于在这项事务上非此即彼的思维框架。在与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之间或是经济增长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之间,气候相关战略往往会沦为不可接受的选项。我们的数据表明这一简单化的叙事从长远来看是这对不利的。而最有成效的方法则是将环境,社会和经济需求进行总体考虑。

可以肯定的是,应对气候变化挑战需要对工业和农业体系进行重大调整。我们需要那些让污染者担责,欢迎自然基础设施投资,建立保护区,并支持更智能的规划的新政策。所有这一切都可能实现的。

与任何政策转变一样,某些部门或个人将必须去承担新的费用;对于那些解决污染,生物多样性丧失以及市场交易中未考虑的其他后果的政策尤其如此。但污染者理应承担更多的气候变化成本。 而对于许多其他人——例如农民,渔民和清洁能源生产者——来说,改变现状实际上会带来更多的经济和环境效益,而不是更少。

踌躇不前的风险太大,以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在世界各地,社区正受到海洋和极端天气上升的破坏或毁灭,而安全的饮用水正迅速成为奢侈品。我仍然相信人类能熬过自身所面临的各类威胁,但即便是气候乐观主义者也知道这种情绪可能无法永远持续下去。

https://prosyn.org/HVFmot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