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fele1_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_ solar panels 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

欧洲如何才能修复其竞争力问题

发自柏林—随着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竞选尘埃落定,欧洲的政治家们必须迅速从相互竞争转向帮助欧洲参与全球竞争。尽管欧洲亟需加强其集体工业实力,但长期存在的内部分歧和竞争一直阻碍着它的发展。而如今新商定的政府间优先事项清单已经将此确定为欧盟未来几年的核心主题。

尽管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已得到各国元首提名连任(须经新议会批准),但她在产业政策方面的过往记录却乏善可陈。为了在新的任期内提高欧洲的工业竞争力,她需要跨越各种国界和政治藩篱。

目前看来对绿色转型至关重要的主要产业都由中国主导,自2022年以来中国的电动汽车出口量增加了70%,目前生产的太阳能光伏产品占全球总量的86%。但游戏规则正在迅速改变。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对中国的电动汽车施加了100%的关税,还颁布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通货膨胀削减法》并借此在2032年之前为国内清洁能源生产发放高达1万亿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欧盟的反应一直缓慢而胆怯。《净零工业法》是曾经迈出的良好第一步,但由于缺乏美国和中国对应法律的雄心和资源,欧盟在关键领域面临落后风险。在当前的地缘政治环境下对中国电动汽车征收新关税是欧盟唯一真正有用的选项,但类似这样的单一保护性措施并不足以确保长期竞争力。

问题的根本在于欧洲正在以两种不同的速度向前运行。当经济强国在巩固传统工业基础的同时投资于新兴清洁工业时较弱地区的经济潜力在很大程度上仍未得到开发。这种状况既出现在国家之间,也出现在成员国内部的不同地区。

这种产业的地理分布不是基于经济潜力,而是基于成员国的财政实力。在2022年3月至 2023年6月间德国和法国获得的国家援助占到了欧盟国家援助总额的3/4,但其他许多国家却难以提供任何产业支持。因此企业都集中在那些条件已经相当完备而不是最具战略意义的地区。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这导致了严重的效率低下。比如欧洲60%的太阳能供应来自日照较少的北方国家,其中德国的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最高。而在经济潜力最大的地区建立绿色生产设施不仅能提高欧洲的整体竞争力,还能为急需振兴经济的地区带来就业和投资。

以欧洲钢铁为例,区域价值链中能源最密集的部分可以转移到能源最便宜的地方,从而降低价格。欧洲钢铁业及其下游的所有行业都将更具成本竞争力,经济薄弱和停滞地区将从现代化、就业和新投资中受益。如能通过协调一致的做法来确定并利用各地区在可再生能源生产能力、劳动力可用性和技能以及其他成本因素方面的优势,那些转型所必需的行业就将因此变得更具竞争力。

此外欧盟内部一些地区的独特优势仍未得到充分利用。波兰、斯洛伐克和捷克等国“热泵谷”的成功就是一个说明地区创新和生产中心能取得何种成就的绝佳范例。但要抓住这一机遇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就必须看到全欧统一操作手法的价值。鉴于美国和中国的产业规模,在当今瞬息万变的国际产业格局中任何一个成员国都不可能指望独自取得成功。

虽然绿色产业有望在未来主导市场,但许多所需的技术还无法让投资者实现收支平衡。让欧盟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所需的投资中约有60%缺乏短期商业案例。这就需要国家支持来在这些技术成熟到足以独立竞争之前填补这一缺口;政府还必须确保欧洲企业能够享用充足的基础设施和合格的劳动力。

总规模7230 亿欧元(折合7800 亿美元)的疫后复苏基金的成功案例表明欧盟有能力提供这种有针对性的财政援助。专门用于支持战略选定地区产业的欧盟层面资金可以帮助这些经济体在缺乏国家援助的情况下最终实现蓬勃发展。而“依据进度发放”补贴(参考各种社会和环境基准)的做法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无效支出且几乎肯定能保证提高竞争力。

事实上,对高潜力地区提供有针对性的、依据进度给予的支持可以成为欧盟层面统一产业政策的基础。泛欧战略可以增强经济凝聚力,为落后地区带来“适应未来”的工作岗位并打破低效的路径依赖。此外当前那些工业中心也将从这一做法中获益,因为将部分生产转移到成本效益较高的地区可以降低其投入成本。

只要转变观念,抛开内部竞争,专注于利用欧洲尚未开发的潜力,欧盟的政策制定者们就能为欧洲工业提供所需的动力,进而推动欧洲大陆走向繁荣、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https://prosyn.org/27sACA4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