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环境挑战的地缘政治

伦敦——世界许多国家似乎都陷入到紧张局势。西方与俄罗斯的关系、北约的未来、叙利亚内战和难民问题、日益崛起的右翼民粹主义、自动化的影响和英国即将脱欧带来的冲击:所有这些话题——和其他问题交织在一起——已经牢牢占据了世界各国公众辩论的主题。但有一个问题——有人可能会说这个问题是最重要的——正在遭到忽视或者搁置:那就是环境问题。

今年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的情况就是如此。除中国主席习近平提到巴黎气候协定外,像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这样的话题甚至被从主要舞台上挤了出去。相反,他们被降格到附属会议上讨论,附属会议的议题似乎与当前政治和经济事件鲜有交集。

允许环境问题在当前这一地缘政治和社会动荡期半途而废是一个错误,这不仅是因为目前恰恰是管理气候变化之战的关键时期。环境退化和自然资源不安全正在削弱我们应对某些全球最严重问题的能力。

尽管经常遭到低估,但环境不安全是导致全球动荡的一个主要因素。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报告自2008年以来,自然灾害造成每年超过2600万人流离失所——几乎占到这一时期被迫流离失所者总人数的1/3。

就连当前的难民危机也不乏环境因素。战争爆发前几年,叙利亚经历了该国有史以来最极端的干旱天气。那次旱灾,加之不可持续的农业耕作和糟糕的资源管理,导致150万叙利亚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并催化了2011年起义爆发前的政治动荡局势。

环境和农业压力之间的联系绝不仅仅是叙利亚的问题。过度依赖特定的农业地域耕作意味着粮食生产可能加剧、甚至创造出新的环境问题。就像密西西比河流域一样,这可能导致全球消费者利益与当地民众利益之间产生对立,这个世界著名粮仓之一的化肥残留正在加深人们对水资源质量的忧虑。

这种联系是双向的,一方面环境条件影响农业生产——而且反过来又决定了占世界贸易商品约10%的农产品价格。举例而言,温度上升和降水模式改变已经推高了咖啡定价。随着全球适合种植咖啡的土地注定要在2050年前减少近一半 ,价格压力只会进一步加剧。

突然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可能进一步推高农产品价格。如此涨价将影响家庭农场收入,在给某些农民带来好处的同时伤害其他人。最终消费者,尤其是穷人和弱势群体,也将因此而陷入困境。

环境理应成为经济辩论核心的另一个原因是农业一直是全球唯一的最大雇主。其中近十亿人,即刚刚不到全球劳动力总数的20%,在农业领域实现正式就业。还有十亿人左右从事自给自足的农业,因此并未被记入正式的工资统计数据。

支持经济发展的任何计划都必须支持这部分民众向更高生产率的活动转移。在越来越复杂和综合的技术工艺威胁跨跃某些国家的整代工人时,上述转移的重要性尤其不容忽视。惠及数量巨大的这部分民众的工作不仅要关注培训和教育,而且还要注重允许各国充分利用自然资本的全新模式——其中包括地形地貌、流域和海域——但同时要避免谋求发展采取耗尽资源的方式。

就像自然资源不安全可能导致脆弱和流离失所一样,有效的自然资源管理可以支持可持续经济发展和冲突的解决。在这方面,实现环境补救、提高农业群体抵御灾害的能力以及推动可持续农业生产和支持以社区为基础的环境管理工作都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以北方牧场信托组织为例,该机构为实现肯尼亚可持续和公平的土地利用,致力于创建地域群体保护区。北方牧场信托组织帮助牧民群体建立其赖以生存的有效环境治理机制,减少因为放牧权所引发的冲突,尤其是在干旱时期。

对众多群体而言,群体成员与他们所生活的陆地环境之间的关系与他们的身份形成有机的统一。通过有效的治理和规划、公开对话、资源共享框架和对包括技能培训在内的充分投资,这些群体可以将这种关系转化为有效的环境管理——并建设更健康和更安全的社会。

吞噬现代社会的危机极为复杂。但有一点十分清楚:环境与所有危机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如果没有能够执行方案的健康世界,单纯制定解决方案将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