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ewendo2_ PHILL MAGAKOEAFP via Getty Images_durban floods PHILL MAGAKOE/AFP via Getty Images

气候安全失败

加博罗内- 2月份,世界领导人、外交官、情报官员和学者在德国召开了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与此同时,欧洲陆战正酣,地缘政治紧张加剧。因此,会议的重点是传统的安全威胁。这可以理解的,但也令人失望的。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周年主导了慕尼黑安全会议的讨论,此外还有大规模移民和新冷战的到来,但人们对适应气候变化和绿色金融等问题兴趣不大。鉴于安全会议的组织者将全球南北关系的转变定义为今年的主题之一,对减轻全球变暖的最坏影响缺乏兴趣意味着人人们着错过了一个机会。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对地球今天所面临的最大威胁的深刻误解。

这并不是情报界第一次淡化一个严重的(尽管是非传统的)威胁。正如2019年的会议忽略了大流行的风险,今年的会议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气候变化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包括经济倒退、粮食不安全和被迫流离失所。

但与2019年还只是假想的大流行病的威胁不同,气候变化已经在世界各地造成了破坏。2021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有40%的公司经历了供应链中断,去年巴基斯坦的毁灭性洪水预计将使该国今年大米产量减少7%。这将加剧粮食不安全,并助长依赖巴基斯坦进口大米的国家的政治不稳定,如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和肯尼亚。

随着极端天气事件变得更加频繁和激烈,受到最严重的打击可能正是发展中国家。去年,洪水肆虐南非的德班港,切断了全球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供应。超级台风袭击台湾或中国工业中心将削弱全球半导体生产,正如2011年泰国的毁灭性洪水干扰计算机硬盘供应,导致汽车、相机和手机价格飙升。

为了加强全球安全和韧性,我们必须承认适应性金融是 "不可避免的必要条件",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的一份最新报告说(去年在埃及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通过接受沙姆沙伊赫适应性议程也确认了这一点)。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流向发展中国家的用于气候适应计划的国际资金比所需资金低5-10倍。而且这个缺口正在扩大:发展中国家每年的气候适应需求预计到2030年将增加到1600-3400亿美元,到2050年将增加到3150-5650亿美元。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幸运的是,各国政府已经越来越意识到迫切需要扩大缓解和适应的资金规模。但它们的行动还不够快,没有在不可避免的破坏之前巩固它们的供应链。例如,去年11月,英国政府的幕僚机构气候变化委员会建议英国向其所依赖的重要粮食进口国提供金融支持。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该委员会警告说,英国近20%的贸易依赖易受气候影响的国家,并指出食品进口价格的飙升将对该国最贫穷的人造成最严重的打击。

这一分析印证了德国瑞典的类似研究,它们号召发达国家减少对气候风险的暴露,而不是专注于灾害应对。但是,当各国政府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加强国防预算的时候,这方面的进展不得不放慢,尽管忽视这一生存威胁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为了安然度过我们的 "多危机 "时代——加速的气候变化、战争、通货膨胀以及还在进行中的大流行——我们必须在缓解和适应方面进行大规模投资。发达国家还必须加紧努力,确保处于气候变化前线的低收入国家能够加强韧性。通过资助非洲开发银行的适应基金非洲气候风险基金等举措,国际社会可以为世界上最脆弱的人群提供亟需的保护。

但是,这些倡议固然关键,却仍然不够。多边开发银行的贷款实践改革对于缩小发展中世界的气候金融缺口至关重要。培育一个能够管理即将到来的全球危机的包容性绿色金融基础设施,类似于二战后布雷顿森林机构的建立,将帮助我们避免环境和人道主义灾难。

最后,气候变化对全球稳定构成了巨大的风险。如果我们是为了建立长期的经济韧性,那么这符合所有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包括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正如我们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所了解的那样,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

https://prosyn.org/ZvsnAT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