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bini181_mmxxmmGetty Images_digitalclimate mmxxmm/Getty Images

气候融资究竟需要些什么

发自纽约——随着联合国气候周闭幕、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于迪拜召开,我们必须停止那些“许绿”( greenwishing)和“洗绿”( greenwashing)行为并开始思考有哪些手段能促使私营部门和私人投资者将更多资本引导到气候抗冲击性提升和可持续发展方面。虽然公共部门在这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那些解决方案的大规模推广也需要私营部门的大规模资源承诺。鉴于气候变化已经对穷国和富裕国家造成严重破坏,释放这一基本尚未开发的资金池已成为当务之急。
 

然而就目前情况而言,许多投资者会将以气候为中心的投资与“社会影响”和盈利能力的下降联系在一起。尽管一些经验丰富的投资者有办法将资金有利可图地配置到脱碳、能源转型和其他与气候相关的行业,但此类投资往往缺乏流动性。它们仍然与私募股权基金深度绑定,因此无法被普通投资者和储户触及,而后面这两者却最容易受到由气候引发的食品、水和能源不安全状况的影响。

对此的解决方案是创造有利可图、流动性强且所有人都能参与交易的气候投资。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提供了一个机会来重新思考我们如何提供这样的市场解决方案以及如何利用数字创新来扩大那些有前景的模式。为了大规模动员资本,我们必须利用个人投资者以及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和主权基金等机构手中的全球储蓄。风险分散可以通过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基金)等对散户友好、流动性强且容易交易的工具来实现。

而构建一个有利可图的、长期性、与气候相适应的、可供广泛交易的投资战略的明智方式是开发一个直接或间接支持气候融资的多元化资产组合。对于那些目光长远的投资者来说满足这些要求的投资组合应当由以下三种主要资产类型组成:

第一个是能适应气候变化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在气候风险敞口较低、不受天气影响、地理位置稳定的地区拥有资产。随着人口从南半球的高风险地区转移到北美、欧亚大陆北部和全球南部部分更具抗气候冲击能力的社区,这些地区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将大幅升值。

精心挑选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基金)和通过ETF基金投资于绿地开发是确保能让气候适应措施获得可靠回报的两种方式。而作为一个额外的加分项,这种投资能产生更广泛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包括提高生产率、创造就业机会以及为移民人口提供就业和住房。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第二个组成部分是绿色大宗商品。向更具韧性未来的更有序过渡不仅需要在能源、食品和水资产方面进行大规模投资,还需要在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中使用的金属和关键矿物方面大笔砸钱。这些商品包括大豆、小麦、铜、稀土元素、钴、锂等。为了避免“绿色通货膨胀”(因脱碳措施引发的通胀)和供应瓶颈,我们迫切需要提高这类大宗商品的产量并降低其获取成本。

最后,一个明智的、与气候相适应的投资组合应包括能够对冲通胀和地缘经济风险的资产,比如短期的、与通胀挂钩的主权债券和黄金。这些资产与其他气候相关投资之间的负相关性不仅能提供额外的稳定作用,还可以提供流动性和低波动性以满足诸多个人投资者、养老金领取者和储蓄者的需求。同时还存在一个额外的好处:对不太受通胀影响的主权资产加大投资将使各国政府能够采取更多措施去为绿色转型融资。

为了实现影响的最大化,这些气候投资工具必须以流动、低成本的方式提供给普通投资者。尽管ETF基金可以提供帮助,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股票基金甚至银行账户。我们往往忽视了全球南方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群以及更青睐数字资产的年轻一代。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全球有14亿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而在青年人口“数字原住民”较多的几个中东、亚洲和非洲国家里无银行账户人口的比例则超过50%。

基于这些因素,我们将需要拿出一个上述所有气候投资解决方案的数字、标记式代表物以实现全球推广并保护那些最容易遭受气候变化和法定货币贬值风险冲击的人。但数字资产只有在具备现实实物和金融资产支持的情况下才能成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如果要确保这些不会成为另一种本质上毫无价值的加密“雾件”(vaporware,意指已经对外宣布但尚未完成的产品),那么减少投机风险并在危机期间保持流动性就至关重要。

为了建立能适应气候变化的社区,鼓励跨境公私合作,确保关键的绿色商品供应并适应世界各地由气候驱动的人口迁移,政策制定者和资产所有者迫切需要重新思考我们应该如何大规模引导资本。鉴于气候带来的成本迅速上升,创新(包括技术和金融)仍然是我们可以使用的最强大工具。而随着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临近,已经没有更多时间留给那些虚与委蛇和空洞的绿色许愿了。

https://prosyn.org/xluEYj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