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导航能源革命

利雅得/伦敦——几十年来,国际能源格局一直相对稳定,沙特阿拉伯、伊朗和阿尔及利亚等生产国将石油和天然气出售给的美国和欧洲的消费者。但随着引人注目的技术、经济和地缘政治变化重塑全球商业关系,能源格局可能会在短短几年内面目全非。

我们需要全新的治理结构,以便超越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传统的双边关系。在迅速变化的世界确保能源安全需要精心管理环环相扣的多重关系。只有可以分享和探讨复杂理念的包容性国际论坛才有可能完成引导新时代能源应用、生产和消费的任务。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正在发生的变化意义深刻。许多能源出口国国内消费量急剧增长。从历史上看,能源在上述国家一直扮演着廉价资源的角色。如今,他们正越来越多地采取措施取消补贴、引入市场价和提高效率——这些都是与能源进口国相关的典型政策。英国石油公司预计中东地区凭借其丰富的化石燃料储量,到2035年一次性能源消费将增长77%。

与此同时,一些传统进口国正利用新能源来源成为生产商,从而改变能源流动的方向。美国页岩能源革命或许是这种转变最有名的例子,但并不是唯一一个。

迅速发展的可再生能源业是干扰传统生产和消费关系的另一个因素。2014年上半年,德国耗电总量的13%都来源于风能一项。20世纪70年代曾完全依赖于能源进口的丹麦现在成了欧盟唯一一个能源净出口国,风力发电满足了该国100%的电力需求。

同时,节能进步也降低了对传统生产国出口的需求。高效建筑往往能轻松利用当地出产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并依靠太阳能集热器满足热水需求。欧盟新建筑���入的近零能耗建筑标准注定会使大大降低天然气采暖需求。

风险在于上述快速变化将与地缘政治动荡一道引发全球能源市场衰退。如果各国开始将能源安全定义为能源独立并试图满足自身的所有需求,其结果可能导致昂贵的产能过剩、大规模价格扭曲、技术进步放缓和经济增长变弱。

为了对充满竞争、政治色彩浓厚且往往不可预知的能源业保持信任,致力于解决问题和缓解紧张局势的国际论坛可能会非常有效。但论坛所关注的焦点必须恰当。比方说,论坛不应着眼于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决定。世贸组织、能源宪章和能源共同体等大量机构已经在能源业制定规则或落实合规管理方面完成了出色的工作。

此外,这样的机构应该具有包容性,但不需要具有全球抱负;试图将所有国家纳入到系统当中是不切实际的选择。虽然创始人应该防止它被单一国家或若干国家所引导或主宰,但在开始拓展前规模有限是没有害处的。

事实上,致力于创建能源联盟的欧盟委员会完全有能力与非欧盟国家就长期能源政策进行公开对话。欧盟是全世界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如果能与主要出口国就能源战略进行探讨无疑是有好处的。因此在修改能源和外交政策时,欧盟应当抓住机会将公开能源政策对话纳入到规划当中。

这种情况下,委员会的传统弱点——即外交和能源政策通常由各成员国自主决定——可能转化为一项重要的优势。委员会将被视为讨论的促进者,而不是领导者或主要参与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果建立起熨平分歧的恰当论坛,迅速变化的能源格局可能带来新的繁荣。还有一种可能是造成紧张和误解——上述分歧很可能超出能源政策的范畴对国际关系和安全造成影响。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