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更好的世界在这里

哥本哈根—几百年来,悲观者和乐观者就世界的状态争论不休。悲观者认为更多的人意味着更少的食物,上升的资源需求意味着枯竭和战争,而近几十年来,扩张的产能意味着更多的污染和全球变暖。被当前一代悲观者奉为圭臬的《增长的极限》影响着当今环境运动。

相反,乐观者兴高采烈地宣布所有东西——人类健康、生活水平、环境质量,等等——都在变得更好。他们的反对者把他们看作“富饶派”经济学家,相信市场可以纠正一切问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我们不应该有选择性地采纳符合衰败和进步的宏大叙事的事实和故事,而应该全方位地比较人类经验,研究世界是否真的在变好或变坏。我与21位世界顶尖经济学家一起正在做这个尝试,我们开发了一套150年来记分卡。在十个领域中——包括健康、教育、战争、性别、空气污染、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经济学家回答同一个问题:自1900至2013年的每一年,这一问题的相对成本是多少?并且对2014—2050年的这一数字做出预测。

经济学家对从死亡、不健康和文盲到全球变暖引发的湿地破坏和台风伤害增加的一切做出经典经济估值,以此得出每一个问题的成本。为了评估问题的严重程度,该成本还与可用来纠正问题的资源总量相比较。这让我们了解问题的规模——占GDP的比重。自1900年以来的趋势颇有些出人意料。

以性别不平等为例。从根本上说,我们把近一半的世界人口排除在了生产之外。1900年,全球劳动大军中只有15%是女性。女性劳动参与率低下有何损失?即使考虑了一些女性必须承担不受薪的家务劳动以及女性教育成本的增加,其损失至少占1900年全球GDP的17%。如今,女性参与率有所提高,工资差距有所降低,损失降到了7%,到2050年预计将进一步降低到4%。

也许令人大吃一惊的是,积分牌预计在1900—2025年气候变化极有可能带来越来越多的净收益,每年可达GDP的1.5%左右。这是因为全球变暖有利有弊;温和的变暖能给大家带来好处。

一方面,由于二氧化碳是一种肥料,其水平的增加有利于农业,最大的积极效应也在于此,相当于GDP的0.8%。类似地,温和变暖减少了严寒造成的死亡,其数量超过因变暖导致的酷暑造成的死亡。温和变暖还减少了取暖需求,节约的成本超过制冷成本的增加,这部分带来约GDP的0.4%的收益。另一方面,变暖增加了水压,大约造成GDP的0.2%的损失;对湿地等生态系统也有消极影响,成本大约为GDP的0.1%。

但是,随着温度的升高,成本会增加而收益会降低,导致净收益的大降。2070年后,全球变暖将成为世界的净负担,这意味着必须在今后数十年中采取高成本效益的气候行动。

但是,如若放长目光,记分牌还告诉我们,目前世界最大的环境问题是室内空气污染。如今,来自使用劣质燃料的烹饪和取暖的室内污染每年要杀死三百多万人,造成相当于全球GDP的3%的损失。但在1900年,该成本为GDP的19%,并且预计在2050年降至GDP的1%。

全世界健康指标显示出一些最大的改善。人类寿命预期在十八世纪末之前鲜有变化。但自1900年以来,这方面的收益不可谓不巨:1900年全世界寿命预期为32岁,如今为69岁(2050年的预测值是76岁)。

最大的因素是婴儿死亡率的下降。比如,晚至1970年,能够接种麻疹、强直、百日咳、白喉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婴儿也只有5%左右。2000年,这一比例为85%,每年能拯救约三百万生命,比20世���世界和平所拯救的生命数量还要多。

这一成功的功臣很多。盖茨基金会和GAVI联盟已经出资25亿多美元用于疫苗事业,并承诺还将追加100亿美元。扶轮社、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许多组织的努力让脊髓灰质炎自1979年以来减少了99%。

从经济角度看,健康状况不良的成本在20世纪初达到了惊人的程度,相当于全球GDP的32%。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约11%,预计到2050年还能在降低一半。

乐观者也许并不完全正确(20世纪生物多样性损失每年大约相当于GDP的1%,一些地区还要高),但总体状况是明确的。记分牌上的大部分项目都出现了相当于GDP的5—20%的改善幅度。总体趋势更加明确。全球问题相对于可用于解决问题的资源大幅下降。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然,这不意味着没有其他问题。尽管程度变小了很多,但健康、教育、营养不良、空气污染、性别不平等和贸易方面的问题仍然艰巨。

但如今,现实主义者应该承认世界进步很大。此外,记分牌告诉我们让2050年更加美好的主要挑战在哪里。我们的未来注意力不应该被最吓人的故事和声音最响的施压集团所左右,而应该根据关于我们在哪些方面做得最好的客观评估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