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中国和蓝海

胡志明市——2013年12月以来,中国已增加了1,200多公顷的南海岛屿属地。上述土地开垦工作的地缘政治影响都有完整的记录:大部分活动发生在南沙群岛,即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之间的多岛海区,上述国家——再加上中国、台湾和文莱——都对该地区提出了竞争性主权要求。

该项目近乎灾难性的环境影响极少引发关注。中国的活动正在危及鱼类种群、威胁海洋生物多样性,并对世界最壮观的海洋生物构成长期威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中国领导人急于对该地区宣誓主权摧毁并埋葬了成千上万的珊瑚礁、海草床和其他浅水生态系统。土地开垦项目正在破坏南沙群岛和南中国海之间的生态联系,掐断这些生态系统赖以存在的营养物质供应。

此外,中国好战的姿态,再加上区域及鱼类种群所有权不明,已经导致了破坏性的过度捕捞,破坏海洋生态系统并对包括海龟、鲨鱼和巨蚌在内的濒危物种构成威胁。自2010年来,南沙群岛和南中国海西部海域的渔业储备已经减少了16%。

约有3亿人依赖南中国海的海洋资源来维持生计;如果中国继续目前的做法,大规模经济混乱的风险将会继续增加。但南中国海不仅属于临近国家,也是全世界的重要水体。它是至关重要的国际海上运输航线——连接印度洋及太平洋——每天通航船只约为300艘,其中包括200艘油轮。

国际社会应该谴责中国对南沙群岛的军事化,促使其改变策略,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爆发可能对海洋环境带来更多灾难性风险的冲突。更广泛地讲,所有对南中国海的浅水���态系统的退化和破坏负有责任的国家必须停止威胁该地区生物多样性和经济生产率的活动。

中国对南沙群岛和很大一部分南中国海的主权要求基于所谓的九段线划界法,上述划界方式包含了其领土南部的大片海域,在二战后一经提出就遭到一再反对。中国最近的土地开垦工作违反了若干国际环境公约,特别是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

中国在南海的动作也违反了保障其水域内航行权的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其对南沙群岛实行军事化显然也违反了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该声明要求各缔约国(东盟成员国和中国)在有可能导致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并对和平与稳定构成影响的行为上自我克制。其中包括“避免居住在现在无人居住的岛、礁、滩、珊瑚礁和其他地点,并以建设性的方式对待分歧。”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宣言发表13年后,东盟应加倍努力就南沙群岛和南中国海的地位问题与中国签署协议。国际社会应支持这项努力。

地区内所有国家都有责任监督和保护海洋环境并对资源进行管理。但真正的责任在于中国。在国际法问题上,理应由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做出表率。中国必须履行自己的义务——从南海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