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 Jamie Cooper/SSPL/Getty Images

让我们来谈谈地球工程

坎布里奇——上周,在肯尼亚内罗毕召开的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就地球工程技术展开的谈判陷入了僵局,会上由瑞士支持的就该问题委托联合国专家小组的提议遭遇撤回,理由是有关语言方面的分歧。这是一种耻辱,因为世界需要公开探讨有关减少气候风险的创新方式。

除此之外,僵局来源于环保界内部对太阳地球工程越来越浓厚的科学兴趣所引发的争议——有可能故意将少量太阳光反射回太空,以协助应对气候变化。某些环境和民间社会团体坚定地认为太阳地球工程将造成损害或遭到滥用,因此反对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政策分析和有关该问题的探讨。还有人,包括某些大型环保团体,支持进行谨慎的研究。

通过从地球反射太阳光——或许通过将气溶胶注入到平流层——太阳地球工程可以部分抵消因温室气体集聚而导致的能量不平衡。使用绝大多数主要气候模型的研究结果表明 ,太阳地球工程可能会降低主要气候风险,如可用水资源变化、极端降水以及海平面和温度改变。但这种技术的任何版本本身都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包括污染空气、破坏臭氧层和意外气候变化等。

但太阳地球工程领域的研究备受争议。尽管有更多气候科学家正利用现有气候研究资金开始研究这一课题,但全世界目前仅有少数几个研究经费有限的小规模研究计划。

争议来自何处?许多人有理由担心化石燃料既得利益将利用太阳地球工程来反对减排计划。但绝大多数研究人员并非受此驱使。绝大多数研究太阳地球工程或倡议将其纳入气候政策辩论的人也同时支持更强有力的减排计划。但大型化石燃料企业——从跨国能源公司到依赖煤炭的地区——最终很可能会利用有关地球工程的讨论来反对限排计划。

但因此就放弃或压制太阳地球工程领域的研究理由并不充分。数十年来,环保主义者一直与化石燃料巨头反对气候保护的行径进行着坚决的斗争。虽然迄今为止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但的确取得了某些成功。世界现在每年耗资3,000亿美元用于低碳能源领域,而年轻人正在为争取气候安全的斗争注入新的政治活力。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就太阳地球工程进行公开探讨不会削弱环保人士的意志,因为他们知道,必须将排放减少到零才能实现气候的稳定。最差情况下,这样的探讨可能会使气候斗争中占比最大且参与不那么深入的中间群体降低对减少近期排放的兴趣。但这同样具有不确定性;经验证据表明经,公众对地球工程的认识提高了他们对减排的兴趣。

关注减排是明智之举,人们也有理由担心探讨太阳地球工程可能会分散对上述斗争的注意力。但放纵对减排的偏执态度,并将其认定为气候政策的唯一目标却是错误的决策。

尽管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消除排放只能使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停止增加。来自化石燃料时代的二氧化碳以及由此产生的气候变化仍将继续存在下去。我们需要能提高气候威胁适应性的抵御能力。但适应本身并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太阳地球工程也不是。消除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也不是——这是瑞士支持的内罗毕提案中所提出的一整套全新技术。

就像美国作家门肯所说的那样,“每个人类问题都有一套众所周知的解决方案——干脆利落、合理但却错误。”气候变化等复杂问题鲜有单一的解决方式。

我希望减排、太阳地球工程和碳消除能够共同发挥作用,它们所产生的减少对人类和环境气候的影响将超过单纯依赖减排本身。

上述希望究竟是否合理?地球工程研究界规模很小,而且主导者多为(像我这样)生活在欧美的白人男性。趋同思维其实完全可能。我们的想法也许本来就是错的。仅基于希望和早期研究来部署太阳地球工程也许鲁莽而不负责任。

相反,一项国际性的开放研究计划可以在10年内大大提高对太阳地球工程风险和效益的理解。这样的项目仅仅需要目前耗费在气候科学领域一小部分的经费,而且远低于减排开支的0.1%。一项明智的计划可以通过增加研究人员的多样性,并通过在研究特定部署方案的团队以及负责批判性审查上述情境可能以何种方式出错的团队之间故意制造紧张关系来减少趋同性思维。

治理是地球工程领域最为艰巨的挑战。因此,全球研究计划应当与有关上述技术及其治理的大范围拓展的国际讨论共同执行。不幸的是,上周,在内罗毕停止了这样的讨论。

虽然我这一代人用不上太阳地球工程,但似乎有理由认为截止本世纪中叶,一场大规模的气候灾难将促使这种方式进入某些政府的考虑当中。通过现在对地球工程的前期辩论和研究,政治领袖可能希望确保其未来不被滥用。但他们的立场实际或许会增加这种可能。

人类很少能通过选择无知而非知识、或者选择闭门政治而非公开辩论而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们应当尽可能增加公众对太阳地球工程的理解,而不是让子孙后代陷入到对这一领域的一无所知当中。

https://prosyn.org/55aLql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