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吃鲨鱼

波恩——鲨鱼一直被描写成食人鱼,对敢于(或愚蠢到)与它们共处一片水域的游泳者构成威胁。但这种看法其实非常脱离实际。事实上,鲨鱼非常脆弱,它们的数量因人类行为而迅速减少——迫切需要全球保护。

由美国野生动物援助组织发起的一场运动已成功导致亚洲鱼翅需求量的大幅降低。比如中国就已禁止消费鱼翅汤,这是当地官方政府晚宴和典礼上的一种传统美食——此举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已导致鱼翅销量下降30%。在中国鱼翅贸易中心的南部城市广州,经销商报告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销售下降了82%。

敦促各国采取护鲨行动应该并非难事,因为鲨鱼一旦被杀其经济价值就大幅降低。澳大利亚海洋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帕劳鲨鱼潜水业的价值远非鲨鱼捕捞业可比。一头经常出没于帕劳各大潜水点的礁鲨年价值约合179,000美元,终生价值约合190万美元;而同一头鲨鱼如果被杀死只值约108美元。

同样,鲨鱼潜水业过去20年间带给泰国约合1.1亿美元,加那利群岛约合2200万美元、巴哈马群岛高达8亿美元的年收入。因此不难看出坐视渔民消灭上述国家的鲨鱼种群为什么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划定鲨鱼迁徙的保护区和走廊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去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批准将太平洋偏远岛屿海洋国家纪念碑的海上边界从20英里拓展至200英里的上限,实际将该地区的国家公园有效连成了一片禁止商业捕鱼行为的巨大的保护区。

帕劳、密克罗尼西亚、印度尼西亚和马尔代夫过去几年也建立了类似的保护区。但太平洋上新的避难所——其面积相当于得克萨斯、加利福尼亚、蒙大拿和亚利桑那州的总和——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此类保护区。

SUMM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ummer_1333x1000_V1

SUMM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虽然这些措施无疑可以算作积极步骤,但没有哪个国家单凭一己之力就足以保护鲨鱼种群。归根结底,鲨鱼是全球迁徙的物种;它们根本不管国家领海、专属经济区或保护区。没有国际协调行动,鲨鱼保护行动就不可能取得真正的效果。

此类行动不仅要致力于鲨鱼种群的直接保护;还必须消除非法贸易、误捕以及过度捕捞等鲨鱼所面临的主要威胁。

比方说气候变化。里斯本中心大学最近一项海洋学研究表明二氧化碳排放所导致的酸化可能导致到2100年全球鲨鱼数量骤降40%。再加上鲨鱼数量每年已经减少7,300万头,由此产生的状况显然不可持续。

目前并不存在保护鲨鱼的全球公约。但制定国际保护措施的框架已经到位。比如迁徙物种公约历史上曾经与国家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媒体和私营部门合作,以推动采取符合国际标准的统一措施。

公约有关鲨鱼保护问题的备忘录列举了7个濒危物种,目前已有35个国家签署了该公约。下个月,这些国家将派代表在厄瓜多尔基多召开会议,探讨拓展濒危种群范围,将双髻鲨、锤头鲨、丝鲨、长尾鲨、锯鳐和蝠鲼囊括进去。由于拟保护的鲨鱼种群数量庞大,有人已开始将公约的缔约国会议称为“鲨鱼缔约国会议”。

但提议必须让位于行动。鲨鱼所面临的威胁的确有据可查。现在是时候启动协调一致的全球行动,保护海洋中某些最古老、最脆弱——也是最宝贵的——鲨鱼种群。

https://prosyn.org/4H3d3Y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