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自焚

布拉格——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拯救树木。我们收到无数的警告邮件:“打印前请先考虑环境。”其实,保护森林是环保主义与生俱来的诉求。

可现在打着预防气候变化、挽救地球的旗号,环保主义者正呼吁开展声势浩大的全球性运动,为减少化石燃料用量而砍伐并烧毁森林和灌木。如果不是可能付出破坏生物多样性、增加用水量和影响全球粮食产量等等惊人的代价,我们或许可以将这种现象当作怪异的讽刺而一笑了之。增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另一个可能的结果。

一提到可再生能源,多数人会想到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发电机。但在全球范围内,太阳能和风能仅占可再生能源总量的一小部分——2010年还不到7%。水力资源占比更大,达到17%。但最最重要的无疑是生物燃料——这种人类最古老的燃料占当前可再生能源总量的76%及能源总量的10%。其中60%是近三十亿尚未用上现代燃料的人所使用的木材、树枝和牛粪,这些燃料导致严重空气污染和数百万人死亡。

但西方国家却用另外40%的生物燃料来生成热能,还有意扩大其在发电领域的应用。这样做看似合情合理,因为太阳能和风能从本质上讲并不可靠——多云或者不刮风时我们仍然需要用电。生物燃料(配合水力资源)可以弥补太阳能和风能所固有的波动。

被视为二氧化碳中性的生物燃料正在逐步复苏。传统智慧认为树木燃烧时释放的二氧化碳量与其生长时吸入的量相当,因此使用生物燃料不会影响到气候。但对上述观点质疑声却越来越大。欧洲环境署科学委员会已将其定性为“严重计算错误”所导致的“假设错误”,因为如果以烧柴为目的而砍伐树木,要等很久新栽树木才能吸收二氧化碳排放。如果在森林砍伐后种植能源作物,可能产生的气候效果是净排放量增加。

委员们认为,“该生物能源计算错误将产生巨大的影响。”环保主义者计划让生物燃料占总能源量的20-50%可能导致生物燃料消费在当前基础上增加三倍,从而直接与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争夺粮食生产资源,并且消耗水资源、砍伐森林和导致生物多样性下降。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去年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在标题中表明了核心观点:“大规模采集森林生物燃料既不环保也无法长期实行”。论文作者指出尽管工业革命导致气候变化,但因为我们的祖先停止砍伐树木,煤炭应用实际对森林起到了保护作用。这也是欧美国家森林恢复和发展中国家森林被毁的主要原因。发达国家重新迷恋生物燃料可能步发展中国家的后尘。

但生物燃料生产最大的问题是它只是把其他农业生产推到了别处。研究人员才刚刚开始对影响进行测算的研究活动。丹麦一组研究人员对多少种不同作物能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进行了估算。比方说有一公顷土地原先用于种植大麦(丹麦典型的边际作物),改种柳树后燃烧这一公顷土地出产的燃料每年能比燃煤少排放30吨的二氧化碳。这是自豪的绿色能源生产者告诉人们的生物燃料数据。

但以柳树为燃料将释放22吨的二氧化碳。当然,所有释放的二氧化碳均为一年前从空气中吸收;但如果依然种植大麦也能吸收很大一部分,从而导致与燃煤相比的减排量降低到20吨。而在市场体制下,几乎所有的大麦生产仅仅被转移到之前未开垦的地区。清理未开垦地区现有的生物燃料平均每年多释放二氧化碳16吨(这还很可能是低估的数字)。

因此我们减排的二氧化碳不是30吨而是最多4吨。这还是最好情况下的假设。在研究分析的12种生产模式中,两种的年度二氧化碳减排量仅为2吨,而其余10种则实际造成总排放量增加——增排的最大值每年达到14吨之多。

与此同时,我们却为生物燃料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仅德国一地每年就需多支出超过30亿美元,合每吨二氧化碳减排多支出167美元,超过了欧盟排放交易系统碳减排定价的37倍。而对减排量的估算并未计算间接的用地变化,因此可能的实际成本至少在8倍以上。

10年前,欧盟和美国应用生物燃料来应对全球变暖。今天,美国把玉米总产量的40%制成车用乙醇,推动粮食价格上涨并导致数千万人饿死,并在每年补贴超过170亿美元的同时导致世界其他国家出现农业毁林现象。由此造成的二氧化碳总排量超过了乙醇汽油减少的总排量。生物燃料已经成为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而且几乎势不可挡。

我们必须阻止下一场规模大得多的生物燃料无效投资。的确,我们应该将废物转化为能源并对剩饭剩菜进行智能利用。但我们将因此损害生物多样性、过度开采水资源、推动粮食价格上涨并且浪费数千亿美元——同时还要燃烧树木并有可能扩大二氧化碳排放。我们当然应当比这更聪明,做得更好。

翻译:Xu Binbin

https://prosyn.org/n7KYvZ3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