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抵制浪费之风

新加坡——

我们的祖先提倡它。我们的父母这样教导我们。西方正在采用它。那么为什么我们亚洲人要抛弃它呢?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我这里所说的是环保意识。节约用水。关掉无人观看的电视。请市政府在大楼内放一个可回收的垃圾箱。厕所里的水不要一整晚都冲着(有人常常对此十分吃惊)。

我是在20世纪80年代的印度长大的,我们的生活方式与今天截然不同。一个典型的家庭几乎不会有什么浪费。所有东西都是用了再用,直到破旧不堪。

我们旅行坐的是火车。我们浪费粮食就会遭到斥责。当我的父母首次到访美国时,他们对其所看到的过分充裕情况——从快餐店的餐巾纸和塑料刀叉餐具的浪费到普通家庭的汽车和电能使用情况震惊不已。

当时,作为一个刚刚移居到西方的印度年轻人,我不希望与耐心地把用过的包装纸折叠起来然而把它藏到其床垫下面的无聊父母有联系。但是随着气候变化成为常识,如今正在经历一场他们的思维方式变革。我们父母一代人的智慧再次向我叙述。

或许与这种智慧失去联系是可以理解的。由于印度的经济繁荣已经将印度从一个全球落后国家转变为世界关键的新兴大国之一,印度的新一代人最终进入了企业界、科学界和政界。在美国、英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大量印度移民都是这些国家中最富裕的群体之一。我们不再想重新使用纸袋。我们甚至不希望有人看到我们有所节约。现在我们有能力浪费了,并希望炫耀这种能力。

其他新兴亚洲经济体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在经济财富日益增加的时代,节约被认为是弱小的一个标志。索取太阳底下某国合理地盘和平等分享地球的欲望是从东南亚到韩国和中国等整个亚洲地区的推动力。为什么我们要节约呢?西方应该首先为所有污染和浪费负责。现在轮到我们破坏地球了,不应该有人阻止我们。

不幸的是,在我们排队购买宝马车时,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了。这种新的生活方式难以为继。耗油量大的汽车、需要空调不停运转的玻璃公寓、耗水量大的洗衣机和华而不实的包装正走向末路。到2050年,地球的人口将超过90亿,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将居住在城市。我们无法以我们想要生活方式生活。

这为发挥领导作用提供了一个机遇。Infosys公司正在重新设计各个方面的提供方式,为其10万多员工提供电能、冷气、水和交通运输,并指望在这个过程中将成本降为原来的十分之一。驻扎在拉达克的印度军队利用太阳能蒸气为500名年轻的新兵煮饭,马哈拉施特拉邦的舍尔第赛巴巴寺煮饭用的也是这种方法。

此外,卢旺达的监狱正在利用其3万囚犯产生的污染物制成沼气用于煮饭,制成化肥用于种植蔬菜。老挝的一家私企Sunlabob向贫穷的乡亲父老出租太阳能手提照明灯,他们发现这比蜡烛更加便宜。阿联酋将大量出售石油所得的资金投入建设世界上首座零碳排放、无浪费的马斯达市。新加坡正在使用新生水,这是一种由废水经过净化处理后的饮用水。如今,英国的学校已经将可持续性作为其课程内容的关键部分。

但是有些人在这方面落伍了,确切地说是富裕的亚洲家庭——还有一些亚洲政府。就在今后五年,发展中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预计将比所有发达国家的排放总量多。我们可以耸耸肩,觉得无所谓,或者我们可以借机恢复我们的旧价值观、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方式并改变这种预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无论是通过低能耗的住房、植树、教育孩子保护环境、抵制使用白炽灯.还是通过用旧报纸包装礼品,我们都有先例可循。各政府也应该与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合作,在气候变化的辩论中发挥急需的领导作用。

亚洲必须跳过不可持续的发展阶段。我们已经拥有根深蒂固的节约传统。恢复这种传统将使亚洲人成为弄潮儿,使亚洲人的生活方式成为其他人效仿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