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可持续未来的基础设施

华盛顿—基础设施是经济增长和包容性发展的强力推动力,它能够刺激当前总需求并为未来增长打下基础。它也是气候变化议程的关键要素。做得不好,基础设施是问题的主要部分;做得好,它是解决方案的主要部分。

未来十五年,全世界需要90万亿美元以上的基础设施投资。这比当今基础设施存量的两倍还要多,并且需要年投资规模增加一倍以上,从2.5—3万亿美元增加到6万多亿美元。大约75%的投资将在发展中世界进行,特别是中等收入国家,因为那里的增长需求旺盛,城市化速度快,并且存在巨大的基础设施瓶颈。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填补基础设施缺口毫无疑问是一个挑战。但它也是打好更加可持续的未来的基础的重要机会。

目前,80%以上的世界初级能源供给和超过三分之二的电力来自化石燃料。光是基础设施就产生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60%左右。如果世界沿着老路建设新基础设施,就会深陷高污染、资源密集、不可持续的增长路径。

但转向可再生能源和可持续基础设施将带来相反的影响,有助于遏制温室气体排放,同时增加各国对气候变化的抵御力。如果将气候风险纳入投资决策因素,则可再生能源、清洁交通、高效水系统和更智能、恢复力更强的城市将是最佳“赌注”。

幸运的是,采取行动遏制气候变化的政治意愿从未如此强烈。在去年12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会议上,世界领导人达成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协议,共同致力于更加可持续的未来,手段包括改变基础设施项目的开发、融资和实施方式。

但议程的确定只是第一步。实现成规模的可持续基础设施需要强大的公共政策领导力和积极响应的私人部门企业家精神。

决策者必须明确阐述可持续基础设施的总体战略,并把它们纳入可持续增长和发展的全面框架。在这方面,G20国家可以起到领导作用。唯有通过这些一体化战略,决策者才能拿出足够的政策凝聚力,实现每一项政策的效率最大化并为私人部门的参与树立信心。

这些战略应该包括哪些详细内容?具体政策行动和重点必须根据个体国家环境量身定制,但可持续基础设施日程的主要要素可以用四个“I”概括:投资(investment)、激励(incentives)、机构(institutions)和创新(innovation)。

首先,决策者需要确保总投资规���大幅上升。这需要扭转过去二十年来总体消极的公共投资趋势。政府必须大量增加配置给可持续基础设施的资金。

但是,许多国家存在严重的财政约束,光靠公共投资是不够的;私人部门必须满足一半以上的总需求。降低营商政策风险和成本的措施有助于刺激私人部门大幅提高投资规模。

为了确保新投资进入可持续基础设施,决策者还必须调整市场激励。取消化石燃料补贴和实施碳定价尤其重要;目前油价低企,是实施这些改革的理想时机。其他行业,特别是水务业,也需要定价改革。通过制定正确的价格和改革监管以纠正扭曲的激励,政府可以让市场支持公共政策目标。

但光靠增加投资是不够的。需要强大的机构确保投资的可行性、质量和影响。尤其重要的是为公私合作发展强大的项目链和机构框架。大约70%的可持续基础设施投资发生在城市地区,必须紧密关注市政机构的质量以及城市财政实力。对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多边开发银行是构建能力、促进融资的关键伙伴。

最后是第四个“I”:创新。一方面,我们需要技术创新提供日益高效的碳排放量低、环境恢复力强的基础设施要素。因此,研发投资——特别是可再生能源技术投资——也必须大幅提高。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财政和金融创新来捕获新技术的潜力。具体而言,财政空间的创新使用能让我们动员更多的可持续基础设施融资。而随着碳税给政府带来大量收入(并改善税收结构),我们将获得更大的财政空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与此同时,新金融工具和发展资本的灵活使用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撬动更多的私人融资。将基础设施作为一类资产进行推广有助于吸引储蓄流向基础设施。目前,全世界银行和机构投资者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120万亿美元,其中基础设施只占5%。

如今,基础设施投资和气候行动都是当务之急。有了正确的方法,我们能同时实现这两个目标,构建更加繁荣和可持续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