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dle school pupils AAron Ontiveroz/The Denver Post via Getty Images

一个教育改革的网络式方案

发自华盛顿特区——全世界约有2.5亿失学儿童,还有许多孩子虽然坐在了教室里,却缺乏足够的教师和书本教具让他们能学习到实现人生成就所需的技能。而尽管各界对教育类挑战的系统性本质逐渐形成了共识,但对于如何解决这些系统性挑战还尚未达成一致。但即便如此,2018年正在成为全球提升受教育机会和质量的希望之年。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其中一个原因是所谓的同伴行动网络的出现,它促进了全球知识共享并推动了当地状况的持续改进。只要组织得当,这些网络就可以为影响教育的系统性挑战提供一个局部的解决方案。

人们为了应对地球上一些最棘手的问题而成立了大量同伴组织,而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两个与我们组织相关。一个是全民健康覆盖联合学习网络(Joint Learning Network for 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这是一个发展成果组织(Results for Development)和其他发展伙伴支持下的来自30个国家的实践者和决策者社区。另一个是亚洲协会建立的旨在改善北美和亚洲地区各个城市教育系统的全球城市教育网络(Global Cities Education Network)。

这些国际同伴网络都产生了一些实地性的效益。例如,2016年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公立学校(全球城市教育网络成员之一)就创设了一个名为职业桥(CareerConnect)的计划,为学生提供基于一系列工作场所的学习机会。该计划吸取了来自香港,墨尔本和新加坡——也都是全球城市教育网络成员——以及瑞士职业教育体系的经验教训,帮助那些高中毕业生为将来的生活做好准备。

同样,联合学习网络在帮助发展中国家迈向全民健康覆盖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网络化的支援使得成员能够避开技术性障碍并在本地获得政治支持。利用联合学习网络模式去对各国教育部门官员予以支持的做法在许多国家都取得了切实可见的教育增益。

这两个网络都为本地执行者提供了一个全球性平台来设计解决方案并推动创新。而两者都围绕着五项我们认定成功的同伴组织(无论是关于教育或任何部门)应当努力融入自身工作中的原则来组织。

首先,网络把在不同情况下面临类似问题的领导人聚集在一起。国际同伴网络在跨文化时最为有效;我们发现将一起向着类似目标努力的不同群体连接在一起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且更富成效的解决方案。

其次,这些网络的“同伴”元素是重中之重。成员们被赋予同等的权力去确定优先事项并为讨论做出贡献。网络学习最为成功的时候往往是在参与者感受到对最终结果有一份责任之时。

第三,组织应当包括那些拥有权威和影响变革能力的成员。例如许多国家或城市层面的教育规划所面临得挑战都需要同时拿出政治和技术解决方案。为了使网络发挥作用,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必须协调一致去寻找共同挑战的解决方案。

第四,全民健康覆盖联合学习网络和全球城市教育网络都致力于衡量集体和个人进步。虽然衡量教育方面的成效(尤其是在多种情况下)可能比较困难,同伴行动网络必须以取得成果为导向,而这意味着要对其效果进行衡量。此外,问责制度的度量标准应该源自于成员已经在本地使用的系统。

最后这些网络必须尽可能实现可持续性。在任何行业部门的网络(尤其是全球教育网络)推动大规模和持久的变革都需要始终如一的愿景,人员配置和财务资源。同伴小组参与者不应在担任政策制定者或执行者的同时协同运营一个网络组织。为向成员和网络运营管理提供技术支持的核心团队预备足够的预算对于成功来说也至关重要。

不幸的是,目前仅有很少的教育资金被用于投资新的学习网络。增加对同伴行动网络的投资可能有助于加强领导力和执行能力——这对于扩大世界各地的学习机会至关重要,这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个关键目标。

要为地球上的每个孩子提供高质量的教育绝非易事。然而随着同伴行动网络的增长,全球教育的领导者们也不再是孤军奋战。当志趣相投的决策者和执行者相互分享想法并就解决方案进行合作时,全球教育的挑战也变得不那么艰巨了。

http://prosyn.org/cORi1i7/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