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快车道气候行动

波恩—去年12月在巴黎,世界领导人齐聚一堂,就一系列全球经济去碳化和提升我们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的目标和路径形成了一致。这是一个标志性成就,但只是开始。每个国家——在城市、私人部门和公民的支持下——现在应该迅速行动起来兑现承诺,让气候变化处于控制之下。

联合行动的紧迫性毋庸置疑。任何拖延都会导致负面后果继续累积。这不但将造成巨大的灾难,特别是对全世界最脆弱人群;其影响将延绵几十年,让控制全球(较前工业化水平)升温幅度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成本日益增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我们需要的迅速进展要求大幅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这可以通过增加开发和扩张更清洁、更高效的能源的投资实现。与此同时,保护和扩大碳“沉淀”——即吸收大量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的森林、湿地、草地、红树林和海藻——也很关键。

但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形中,也需要时间推动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全球转型以及重塑地球严重耗竭的生态基础设施。因此,减少短期气候污染物(SLCP,它们也造成气候变化)的措施十分重要。SLCP包括黑炭或油烟(颗粒物质的主要成分,也是日益严重的重大健康威胁)、氟氢碳化物(HFC,冰箱中最常用);以及甲烷和对流层(或地面)臭氧。

在同等条件下,这些“超级污染物”造成的危险远甚于二氧化碳。事实上,油烟的危险影响比比碳高出900倍,甲烷高出28倍,许多氟氢碳化物的危险是二氧化碳的2,000倍左右。

SLCP所造成的问题远不止于气候变化。黑炭和平流层臭氧污染是传统空气污染物,两者相加每年造成近七百万人死亡,破坏数亿吨粮食作物。

联合国环境署降低短期污染物气候和清洁空气联盟估计,降低SLCP(特别是甲烷和黑炭)的快速行动有望可以减缓2050年预期变暖幅度达0.5摄氏度。此外,每年还可以拯救两百万条生命,同时预防每年3,000万吨农作物损失。

可以期望我们能实现这些收益。根据巴黎协定,个体国家要根据自主确定的贡献实现减排。十多个国家将SLCP纳入了国家气候行动计划。此外,气候和清洁空气联盟正在与其50个成员国以及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一起致力于减少超级污染物。

但是,要想成功,采取的措施必须超越巴黎协定。幸运的是,这方面也正在取得进步。

目前,减少HFC产量和消费量的措施正在通过旨在保护臭氧层的蒙特利尔议定书实施。去年11月,各国政府开始正式谈判,计划在今年年底形成协议。其基础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计划:逐步淘汰旧化学物质(如氯氟碳化物等),相当于减少1,350亿吨二氧化碳进入大气层,同时也加快了臭氧层的恢复。

当然,SLCP的减少不应该挤占其他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支出。相反,世界能够也必须同时减少两者。此外,事实上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措施也在巴黎协定框架之外进行。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正致力于减少航空旅行的排放,几周前已经达成这方面的初步协议 。国际海洋组织也在航运业追求同样的目标。

因为任何气候污染物而变暖都是危险的,会带来一系列可能无法逆转的影响,包括海平面上升、森林破坏、北极海冰和格陵兰岛和青藏高原冰川消融、永冻土层融化等。更糟糕的是,这些影响可以互相强化,将世界拖入一个变得越来越难以摆脱的恶性循环。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如果我们行动迅速,借蒙特利尔等姊妹协定和日益增多的合作联盟的东风助推减少HFC的事业,我们可以避免灾难,确保长期经济发展,包括通过支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步。

简言之,所有气候相关排放方面的行动速度将决定我们能否成功消除贫困,也将决定我们的子孙后代将继承一个怎样的世界。政府正在准备在4月22日签署巴黎协定,从未有过如此好的机会推动更光明、更清洁、更繁荣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