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os115_ Lukas SchulzeGetty Images_orban kaczynski Lukas Schulze/Getty Images

欧洲必须奋起对抗匈牙利和波兰

发自纽约—匈牙利和波兰否决了欧盟提交的1.15万亿欧元(折合1.4万亿美元)七年预算以及7500亿欧元的欧洲复苏基金方案。尽管两国都是该预算的最大受益者,但它们的政府坚决反对欧盟在欧洲议会要求下附带的法治条件。它们知道自己已经以相当恶劣的手段违反了法治,也不想为此承担后果。

匈牙利总理维克多·奥尔班(Viktor Orbán)及波兰实际统治者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其行径稍逊于前者)所反对的法治并不仅仅是一个抽象概念,而是对其个人和政治腐败的实打实限制。此次行使否决权也是两名惯犯在绝望之下的拼命一搏。

鉴于欧洲正处于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激增的危急之际,两国这一从无先例的举措也让其他欧盟国家代表困惑不已。但当冲击消退之后,更仔细的分析表明是有办法绕过这一否决票的。

与法治相关的法规已经颁布。如果无法就新预算达成协议,那么就将按年延长即将在2020年底到期的旧预算。由于其政府违反了法治,匈牙利和波兰两国依然无法在该预算下得到任何款项。

同样,正如盖伊·弗罗夫施塔特(Guy Verhofstadt)所建议的那样,可以借助强化的合作程序来实施这个名为“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的复苏基金。如果欧盟采用这条路径,就可以绕开奥尔班-卡钦斯基否决票。但问题是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下的欧盟是否能够汇聚足够的政治意愿去这样做。

我是欧盟这个构建于法治之上的开放社会典范的坚定支持者。作为匈牙利裔犹太人,我尤为关注匈牙利的局势,也已经在当地从事了30多年慈善事业。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但奥尔班在匈牙利建立了一套精密的盗贼统治制度以掠夺这个国家。他为其家人和朋党们输送的财富多到无法估算,其中许多人因此暴富。如今奥尔班正利用新一波的新冠感染潮去修订匈牙利宪法以及再次修改选举法以此通过宪法手段确立自己的终身总理地位,这对匈牙利人民来说无异于一场悲剧。

让我举几个例子来说明奥尔班是如何抢劫匈牙利人民的。他将大量的公共资金转移到了许多自己间接控制的私人基金会名下。通过精心谋划的宪法操作​​,奥尔班现在将这些资产永久移除出了公共领域;需要得到2/3的议会多数同意才能把这些资产返还给匈牙利人民,涉及金额总计近28亿美元。

在一系列欺诈交易中,与奥尔班有关联的企业代表匈牙利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6000多台呼吸机,远远超过了可以与之配套的重症监护床位和医务人员数量。对国际贸易数据的分析表明匈牙利支付给中国的呼吸机价格全欧盟最高,一度达到了德国的50倍以上。

其中一家公司还获得了斯洛文尼亚的订单,而斯洛文尼亚总理亚内兹·扬沙(Janez Janša)正是奥尔班的密切政治盟友。欧洲反欺诈办公室(OLAF)需要调查欧盟是否遭到了欺诈,而最近那份使匈牙利成为第一个使用俄罗斯疫苗的欧洲国家的合同就值得好好调查。

与此同时,奥尔班正在努力避免对这些行为负责,并采取措施防止2019年致使他领导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党(Fidesz)丢失了布达佩斯和其他主要城市控制权的地方选举事件再度重演。他正竭尽全力剥夺布达佩斯的财政资源,否决了该市向欧洲投资银行借款购买用于社会隔离的新型大众运输设备的申请。布达佩斯2021年的预算缺口预计为2.9亿美元,而类似情况也存在于其他地方政府不受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党控制的城市。

匈牙利各反对党派正勇敢地试图通过形成一份2022年大选共同候选人名单来挑战奥尔班。但它们的成功机会有限,因为奥尔班可以像以往几次那样在短时间内更改规则。为了方便行事,奥尔班计划在疫情肆虐,布达佩斯处于宵禁状态而士兵在大街上巡逻时对选举法进行新一轮修订。

此外奥尔班几乎全面控制了大多数匈牙利人口居住的乡村。他控制着那里人们的信息接收渠道,就连投票在许多村庄都不是匿名的。反对派在这些地方几乎不可能取得胜利。

在此只有欧盟可以伸出援手。 例如欧盟应当直接把资金划拨给匈牙利地方当局,因为当地还有跟国家层面不一样的民主体制在运行。

而欧盟也不能在法治条款上妥协。因为最终决定它能否作为一个忠于其建立时价值观的开放社会生存下来的因素,就是它对奥尔班和卡钦斯基这类挑战的应对方式。

https://prosyn.org/h2e2uMLzh